潘麗瓊:朱凱廸跳脫衣舞

為阻高鐵一地兩檢決議案通過,反對派不擇手段。朱凱廸前日在立法會動用從未用過的議事規則,動議新聞界及公眾離場,猶如當眾跳了一場拙劣的脫衣舞,展示他們的無原則、無策略、無視野。

第一,原來在他們心目中,傳媒只是宣傳工具,呼之則來,揮之則去。需要傳媒宣揚主張及攻擊政敵時,便叫記者來做喉舌,當發現記者可當道具作拉布時,便趕記者走。傳媒是巿民的耳目,是第四權,有責任監察議員和政府,何况是牽涉重大公眾利益的高鐵一地兩檢?怎能讓你推來推去?

第二,孫子兵法提出兵法首重「道」:「道者,令民與上同意,可與之死,可與之生,而不畏危也。」政治領袖最重要是道德感召力,憑藉它可以團結上下,無堅不摧。但反對派愚蠢到把最寶貴的資產,輕易出賣。只顧眼前一小步,短視又愚蠢。

第三,作為民選議員,竟連巿民也要從議事廳趕走。等於咬噬餵養自己的手,反映出公眾只被視為奪權工具,一朝大權在握,便下逐客令。他們要的是「民奴」而非「民主」。

最後,連這愚蠢卑劣的招數都用上了,反對派把自己逼到懸崖邊,政府大條道理三步走,建制派大可修改議事規則。反對派已變成只講利益的政治動物,把以前披在身上的民主自由裝飾品,統統脫掉,赤裸裸地暴露真面目,為鬥而鬥,我稱之為「裸鬥」。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