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校長似學生 學生似校董

各大學學生會借校園作為政治烽火台,愈演愈烈,已經到了終極對決、攤牌的地步。

率先懸掛及張貼「香港獨立」字眼的橫額及海報的中大,已到忍無可忍的地步,由校長沈祖堯要求學生會立即移除校內港獨橫額及海報,否則會主動移除。十間大學校長發表反港獨聯署聲明,並指港獨是違反《基本法》。

這是歷史性轉捩點,一直以來,大學對於學生違法及侮辱性的行為,採取放縱態度,無論是在畢業典禮上舉黃傘、拉標語、對主禮嘉賓不敬,或如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衝擊校委、泄露敏感會議內容,校方都不作紀律處分,反而斬腳趾避沙蟲,寧願改地點開會。

校長龜縮,助長惡霸學生的氣焰。孫悟空大鬧天宮,卻不用付出代價,產生破窗效應,大學生紛紛仿效,令歪風不斷蔓延。

學生站在道德高地,高高在上似校董,沈祖堯向學生會下最後通牒,學生會即罵沈祖堯「愧為校長」, 並警告將不惜一切阻撓移除「港獨」宣傳品,一場校方對學生會的攻防戰,一觸即發。

其實,根據規矩,張貼標語在民主牆上,要向負責管理的學生會具名登記及填上學生證號碼,核實身分,以確保不犯法,及沒有人身攻擊和誹謗。

學生會管理民主牆不善,讓違反一國兩制的港獨標語,或像教大容許冒犯蔡若蓮及劉曉波的字句,大剌剌地出現在民主牆,連標語是否出自該校學生,也矇查查。等於一班「蒙面劫匪」,夤夜來打劫,負責為民主牆把關的學生會,被污辱被洗劫後,反而拚死捍衛「蒙面劫匪」,豈不荒天下之大謬?

除非「監守自盜」,如果真如此,則不是沈祖堯愧為校長,而是學生會愧為學生會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