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派錢,剝奪了澳門的未來

一個來去三天的颱風,便把澳門打得七零八落,斷送了十條人命。「天鴿」如一把匕首,狠狠地剖開澳門暴發戶真面目。

北京為澳門打開賺快錢的方便門,但錢快來快去,既然賺錢並非來自真本領,自然缺乏使錢的能力。如何做好基建?如何做好風暴預警?防洪救災?高官統統闊佬懶理,不經思索,向巿民派錢。這次颱風奪取了十條人命,政府第一應對之策,也是賠償,以派錢作「掩口費」。

我每次到澳門便為交通傷透腦筋。經常截不到的士,要大費周章乘賭場穿梭巴士到碼頭,再在那裏轉乘穿梭巴士回酒店。澳門像把土地割讓給不同的賭場,賭場像孤島,由各自為政的穿梭巴士,把澳門一塊塊縫補連繫起來。一旦離開巿中心和賭場穿梭巴士的網絡,便寸步難行。

為什麼澳門人民不向當權者怒吼呢?因為傳媒積弱,無法構成向政權窮追猛打的民間力量。

這令我想起當記者時,偶獲澳門高官貪污的一些猛料,正想親赴澳門蒐證,臨行前致電一位熟悉澳門情况的上巿公司行政總裁好友問意見,嚇得他說:「你千萬別動!留在原地,我飛車來見你。」話畢他火速來到我家樓下的咖啡店,囑咐我切勿到澳門。他說:「澳門不是香港,你人未到埗,已被人扔到大海餵魚了!」

我打消了到澳門的念頭,這些猛料最後逐漸浮面,成為轟動一時的歐文龍貪污舞弊案。我思疑澳門政府一直派錢,只是指縫漏出來的小恩小惠,大部分財富已落在黑洞之中。

派錢,而不從事長遠基建,是剝奪了澳門的未來。這次十人喪命,能否令政府痛定思痛,建設澳門未來呢?我希望今次澳門政府能有例外之作。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