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真正的監獄,是執迷不悟

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案被上訴庭加刑前,在法院門外,以英雄姿態叫囂。其中有家長繼續力撐,以兒子為傲,認為他是為了香港人犧牲。我聽了大惑不解。

你憑什麼認為自己代表香港人?你衝擊、霸佔公民廣場,導致十個保安員受傷,你何曾慰問過他們?何曾表示歉意?何曾考慮過受你煽動而衝擊廣場的人,會因而傷亡或被拉去坐監?一個不以「人道」關懷為大原則的人,一個隨時犧牲別人的性命和利益,把自己抬高成英雄,只是自私的狗熊。

因佔領中環七十九日,為多少人帶來痛苦?佔中而帶來精神、時間及經濟上的損失,你能賠償嗎?憑什麼你認為霸佔公民廣場和中環,就可以達到你的理想?

你綁架整個香港、強姦了香港人意願、剽竊「香港」之名,破壞法紀,為這麼多人帶來痛苦。是你們犧牲了香港人,不是你為香港人犧牲。

你們有自由追尋自己的理想,但拜託,第一,不要把你的理想說成是我的理想,拉我落水,尤其不要挪用「香港人」三個字;第二,明知犯法要坐監,就勇敢面對後果,不要扮受害者,說成是政治打壓;第三,你管好自己的未來就夠了,拜託不要再為「香港的未來」傷害別人的性命財產,破壞秩序搗亂香港。這對大家都好。

還有,究竟你是「孩子」還是「領袖」,要想清楚,不要騎牆。不要此一時,自稱「孩子」,一臉稚子無辜博同情和輕判;彼一時,又像充氣娃娃自我膨脹,幻想自己是帶領萬民的領袖、香港未來靠晒你。

真正的監獄,不是外面加諸的四堵牆,而是執迷不悟的偏執思想。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