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遊:遊曼谷蔦屋書店的二三事

遊曼谷大部份人都是吃喝購物按摩,再吃喝購物按摩。喧鬧、燠熱總令人昏悶。逛新開幕不久的蔦屋書店絕對是很好的另類選擇。

曼谷蔦屋不如日本代官山店般自成一「國」,它藏身在名店林立的Central Embassy Mall 六樓,面積不大,店的室內設計卻一樣令人讚嘆不已,那天我差不多是第一個客人,扶着自動電梯往上走,漸次看到全層打通的蔦屋,當真是店如其名,Open House,令人豁然開朗,心曠神怡。

書店主要賣有關藝術和設計書藉,也有小部份賣兒童書、cook book、東南亞旅行文化的書籍和文具,散落在書店幾處是開放式食店,一個小小的展覽館、由幾張簡單雅致的長枱砌成的設計工作間和兒童遊玩的地方,彼此都沒有區域劃分,渾然天成在書店中。

蔦屋從來最吸引處是冷門書種,它是國際連鎖店,卻又絶不吝於入有人看、沒人買、少人有錢買、家無地方放的書,更不會把書封得密不透風,可望而不可讀,店內不少書都是任翻任看,即使是limited edition 有作者簽名的特大攝影集亦然,封了的也可請店員開封。

那個早上我在書店的閣樓,翻了許多奇特的書,隨手拈來,都是令人大開眼界,趣味横生,讀得津津有味。「Map: Exploring the World」是從300 幅古今中外地圖展現人類歷史。「250 Images You Need to See」不論是捕捉時代的、人物的、都市的、大自然的一刻,都可以令人或微笑、或驚嘆、或扼腕、或愛不釋手、或不忍再看。「Tokyo, in Autumn」是荒木經惟鏡頭下,七十年代的東京街角陋巷,窮、舊、空、静,但卻充滿生活感,攝影集穿插荒木和太太陽子的對話,細細碎碎,卻勝千言萬語…

就這樣消磨了半天。離開書店,陽光仍熾烈,街上處處是悼念已故泰王的相片和横額,不禁想起respect 從來都是earned,不可能是forced的。黑暗的七月,唯有抱着的書才有實在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