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法的紀律部隊

濫法的紀律部隊

香港素以各種自由聞名於世,有賴於英治時期的努力經營。回歸後經過了十多年,香港人尚未拋下對共黨控制的恐懼,黨中央之手便蠢蠢欲動。香港正處於政治動盪之際,苟存於經濟快車之中。

早幾天,尊貴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遭記者追訪,荒謬地報警,而警方竟然以遊蕩罪將記者拘捕。遊蕩罪!根據基本法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 第160(1)條,任何人如在建築物的共用部份遊蕩,意圖干犯可被逮捕的罪行,可處罰款10,000元和監禁六個月。出示了記者證,有合理工作證明了吧?以往的案例都是經歷長時間觀察,或有有力證據指出嫌疑者有將干犯罪行的意圖,才會拘捕提告。所以是次拘捕,絕不合理。

教育局局長一例中大概是用:第160(3)條中「如在建築物的共用部份遊蕩,導致他人合理地擔心自身安全和利益,則屬犯法,一經定罪可被判監兩年。」的定義來提出教育局局長擔心自身安全吧。但「合理」範圍何指?自身安全及利益又可否凌駕公眾知情權?當時記者是藏有攻擊性武器嗎?是要準備性侵吳克儉還是手拿可以潛入吳宅的工具?低智如局長,才會報警處理吧。而警察身為公僕,竟為權貴所服務,不問情由,先拉先鎖,為領導服務,可見其民間得分為眾紀律部隊中最低,其來有自。

其實自二零一一年李克強訪港時曾偉雄「黑影」事件後,警察對傳媒、示威者的手段便趨向中式管治,只要你妨礙警察、留難權貴,你將會受到各式檢控,無理拘捕,提出各條可能將你入罪的法律,哪條機會大就用哪條。香港愈變愈荒謬,有一個經常自打嘴巴的政府,不問責的問責官員,只為私利的公僕,反對自由民主的民主建國聯盟(民建聯),香港應該很快便會引入「尋釁滋事罪」,方便拘捕平民吧。但在此前,應該會先有網絡廿三條,將各位市民盡力打壓,看著吧。

文:思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