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開學前 急不及待反港獨入校?

還有10天才開學,梁振英已率先高調推出「校園反港獨運動」。觀乎那陣勢,似乎中學生都已「中獨」什麼,又或校園成了「港獨基地」。

其實,「港獨入校」只是某些人想當然的臆測、推斷和感覺,選舉主任上身般「我認為我相信我見到」,而非有真憑實據證明「港獨思想」已在中學形成風潮。這些感覺源於有10多間中學的學生成立本土關注組,以及社會中支持港獨的年輕人在激增,基於此他們就不顧一切投入大量資源,在全港中學校園築起「反獨」的防洪堤壩。看在外人眼裏,這不僅是小題大做,甚至是無風起浪,自找麻煩、自製魔鬼。

假設一個太平洋的低壓區,連能否形成颱風也未知,更不知其風力、移動路徑等資料就斷定它將殺向香港,並掛起10號風球去戒備。提前做足防風措施,萬一颱風直撲香港,損失確會降至最低,但這機會多大呢?為什麼不等它形成颱風且真的吹向香港才掛起10號風球?這種杞人憂天式的政策,將浪費多少資源呀!

同理,即使要反港獨入校園(為什麼要反港獨?)也該等到開學後,觀察一段時間,掌握更多數據作出針對性部署,這樣才會事半功倍!問題是,梁振英不能等呀!開學4天後,立法會選舉塵埃落定,緊接着特首選戰就正式揭開序幕。梁振英必須在主要對手表態參選前,提早搶佔選舉戰略重地。而港獨及學生議題正是北京處理香港問題的兩塊心病,梁振英此時突然提出「港獨殺入校園」,並由心腹吳克儉煞有介事動用大量人力物力在校園築起「反獨防洪堤」,不僅可突顯自己與曾俊華、梁錦松等人的分別,更可得中共領導人歡心。

將港獨描繪成來勢洶洶殺入校園,受到恫嚇的北京必會同意全力應對,這樣向北京要權要錢也就容易得多了。而無論梁振英還是被指會被整肅的中聯辦,都會被委以「反港獨」重任,梁的連任資本又增加了。更何况,如果開學後校園的港獨活動如雨後春筍湧現,則可見梁振英洞察力;即使謊報了軍情,校園港獨活動水盡鵝飛,他也可邀功說預防措施初見成效。總之,港獨是否殺入校園,都是他的政績。

而且,建制派的樁腳也可像反佔中時那樣,組織「反港獨、保校園」活動,自然也會獲得大量資源。即使親中報章也是受益者,港九各大社團都會登廣告反港獨。校園反港獨,皆大歡喜也,損失受害的只是學校、老師、學生及言論思想的自由!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