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成立恐怖組織?斯里蘭卡泰米爾猛虎的故事

如果有一條安全舒適的路可以走,誰會選擇走在懸崖峭壁的邊緣?

近年來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恐怖組織,究竟為何成立,又何以能招募到年輕人甚或知識份子,為其出生入死、進行自殺式恐怖炸彈攻擊?這些恐怖組織的成員,難道都不想擁有一段平穩幸福的人生嗎?懷著這樣的疑問,來了解斯里蘭卡於2009年被政府軍殲滅的泰米爾猛虎組織,其成立的背景或許可以成為其中一種解答。

泰米爾猛虎組織,全名為泰米爾伊拉姆猛虎解放組織(Liberation Tiger of Tamil Eelam,簡稱LTTE),由組織領導人普拉巴卡蘭於1975年成立,為斯里蘭卡北部的反政府武裝組織,前身為1972年成立的泰米爾新猛虎組織(TNT)。組織成立以來,發動多起恐怖攻擊、種族屠殺,以及暗殺政府重要人士的行動,包括1983年在賈夫納半島埋設地雷,殺害13名政府軍;1984年在斯里蘭卡東北部的村莊進行「種族清洗」;1985年在佛教聖地阿努拉德普勒進行大屠殺,射殺146名僧伽羅人等。一開始的暴力手段以暗殺行動為主,後續轉為屠殺平民、炸彈攻擊及自殺式襲擊。累積至2008年時已被全球30個國家視為恐怖組織,並在2009年遭斯里蘭卡政府軍殲滅,歷時37年。

泰米爾猛虎組織的成員多為斯里蘭卡北部的泰米爾人,這些泰米爾人是南印度泰米爾移民的後代,主要隨著南印度三大古泰米爾王朝的南侵而遷至斯里蘭卡,而後由於荷蘭、英國陸續殖民斯里蘭卡,鼓勵當地種姓階級較高者改種菸草、椰子、棕櫚等高經濟作物,並從南印度大量引進階級較低的泰米爾人成為勞工,使泰米爾人在斯里蘭卡的總人口中約佔十分之一的比例。泰米爾人的大量移入,對於斯里蘭卡當地的僧迦羅人來說,感覺備受威脅,且兩個民族各自擁有不同的語言與宗教,逐漸形成南北兩邊的對立。

英國採行「分而治之」的殖民策略,為了制衡佔斯里蘭卡大多數人口的僧迦羅人,除了大量引進南印度的泰米爾人之外,也特意培養其成為政府官員等菁英知識份子,讓泰米爾人在教育、就業等方面享受較多資源,成為協助英國管理斯里蘭卡的幫手。在斯里蘭卡爭取獨立時,泰米爾人佔了政府職位約30%、自由職業約60%的比例。因此,在斯里蘭卡脫離英國殖民而獨立後,長期受到資源剝奪和政治壓制的僧迦羅人終於掌握國家權力,並於1940年代末期,開始訂定一連串以僧迦羅人為主的法律,例如:《僧迦羅優勢法》將僧迦羅語列為官方唯一語言,且依種族比例決定錄取進入高等院校的人數,提高泰米爾人接受高等教育的限制。還有,剝奪山區泰米爾人投票權、強調佛教優先地位、取消少數民族保護政策、國家建設忽略泰米爾人居住地區等,這些報復性強烈的政策,在僧迦羅人一吐歷史上積怨的同時,也使種族對立的情勢越來越緊繃。

一開始,高知識的泰米爾人以溫和的議會路線爭取自治,但一直未見成效,直到1970年代初期,一些忍無可忍的青年組成了激進的反抗團體,進行抗爭運動,僧迦羅人掌權的政府實行鎮壓制止暴亂,引起更多泰米爾人不滿,遂而轉向獨立建國,泰米爾猛虎組織也在此時成立,開始進行游擊、暗殺等武裝攻擊。

泰米爾猛虎組織全名中的伊拉姆(Tamil Eelam),代表著對泰米爾民族主義的嚮往,期望能在斯里蘭卡的北部及東北部,建立一個政教分離,奉行世俗主義與社會主義的獨立國家。所謂的世俗主義,強調任何宗教都不應該介入政治,由於泰米爾人奉行印度教,與僧迦羅人的佛教不同,斯里蘭卡政府所推行的佛教政策與民族差別待遇,對於泰米爾人來說極難接受。由於有了這層理念的支持,以及普拉巴卡蘭推行嚴格的軍事訓練與紀律:嚴禁士兵喝酒與抽菸;除非首領許可,否則須保持單身;戰士們隨身攜帶氰化物,落入敵方手中時隨即自殺,避免受酷刑而吐露組織機密等。這些理念和制度,都讓泰米爾族的年輕人認為,與其在僧迦羅族及佛教僧侶的不公平統治之下,度過平淡且受歧視的一生,不如投入對於獨立建國理想的追求,為自己的民族爭取平等對待的權利,這樣的人生即使絢麗而短暫,也遠比苟延殘喘來得更有意義。

2009年,泰米爾猛虎組織被斯里蘭卡政府軍殲滅,領導者普拉巴卡蘭死亡。自內戰結束以來,對於泰米爾人聚居的東北部,斯里蘭卡政府較內戰前投入了較多資源,促進經濟發展,但軍隊在當地依舊強勢地控制許多行政機構,許多泰米爾人民收入微薄,只能在難民營裡生活。截至目前為止,斯里蘭卡當權者都還未做出明確的政策來處理民族衝突的問題,當遭受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譴責政府未追究內戰時造成的人權迫害,斯里蘭卡政府與許多僧迦羅人卻認為,此舉為國際組織干預內政過多。前泰米爾猛虎組織的成員,多加入政府執行的「改造」計畫,昔日的狙擊手變成體育場上的射擊選手,據政府宣稱,約有一萬多名前猛虎組織的成員在政府設置的訓練營中進行「改造」,國際人權組織擔心這些成員的人權問題,曾向政府要求進入訓練營訪視,卻遭到政府拒絕。

關於泰米爾猛虎組織的成立背景,有其歷史脈絡,殖民者的統治策略造成族群間的對立和仇恨。獨立後的報復政策和壓迫,使泰米爾人在官逼民反之下,不得不走上武裝抗爭的道路。每個恐怖組織的背後,可能都有著令人同情的苦衷,以及渴望達成的理想,但為了爭取生存的空間,而進行濫殺無辜的恐怖行動,卻是和平社會裡所有人都不樂見的情況。

若期望恐怖組織徹底根絕消失,最有可能的辦法還是落實人生而平等的國家政策,並尊重各民族和宗教,實現一個公平正義的國家社會,人民和平共處。即使在資本主義社會下,所謂的平等難以定義與達成,但至少政府、實得利益者、社會中的每個人,都可以努力去包容多元的文化與民族,傾聽對方的需求,體諒對方的難處。只要願意為社會平等貢獻一份心力,以及擁有開闊的心胸,相信這世界上的戰爭就可以少一點,年輕人除了被逼上絕路加入恐怖組織外,還能有更好的人生選擇,讓恐怖攻擊和屠殺都走進歷史。

文:林映汝(臺灣大學圖書資訊學系學生)

原文載於「地理眼」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