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在課堂討論港獨?

如何引導中學生討論港獨問題成為城中熱議,可以不可以討論、學術自由和表達自由等等,莫衷一是;但為什麼不反問,為什麼要討論?這是一個需要中學生去解決的問題嗎?

筆者上世紀70年代讀中學,EPA(經濟及公共事務課)直截了當說:香港根據《南京條約》割讓給英國的,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香港的管治與立法是根據《英皇制誥》。沒有老師會引導什麼討論。課外活動有時事組,輔導老師會補充一點說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殖民地名單上將香港和澳門剔除,意即香港和澳門不能獨立。這是不容討論的事實,也是誰也不能改變的事實。

為什麼要討論港獨呢?香港可以自行決定和需要解決是否獨立的問題嗎?中學生有迫切性去考慮這個問題嗎?統統都不是,那為什麼還會成為問題?

教育局長吳克儉表示,同學在老師的輔導下,任何題目都可討論,但討論港獨的大前提是要在《基本法》的立場下。

吳克儉的說法顯然欠缺充分考慮。中學生真的是什麼題目都可以討論嗎?「加入黑社會的自由」也可以討論嗎?吳克儉為什麼不斬釘截鐵的說「中學生不應該討論港獨問題」?

吳克儉說「討論港獨的大前提是要符合基本法」,那麼,先後次序應該倒過來,學校有責任引導學生深入了解基本法。香港的前途問題,從緣起到如何解決,包括2047年後可以如何解決,盡在基本法中。老師只要詳細介紹基本法,一切香港前途問題都會迎刃而解。如果有學生問「香港是否可以獨立」,老師可以果斷的告訴學生:「這不是一個選項,毋須討論。」老師按照這個說法,也毋須尋求教育局的指引。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