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炒姜事件如此結局?

炒姜事件有峰迴路轉發展,《明報》宣布委任梁享南回巢當代執行總編輯,並承諾本財政年度若有重大削減開支或裁員,與工會商討。總編鍾天祥亦就辭退姜國元一事,表示「若有不妥,謹表歉意」。工會認為《明報》有誠意,事件到此告一段落。

我在《明報》副刊和梁享南共事過,他為人低調、樸實和勤懇,是典型明報人,也是很好的聆聽者。他是前總編輯張健波愛將,和執總馮成章,當年被稱三核心。他本處於半退休狀態,在《信報》幾個月,便以不習慣辭工,寧願過閒雲野鶴的生活。他是古董表收藏家,近年在深水埗後巷租了一小舖位賣表,幾年下來,賣了兩成收藏,可見他藏表頗豐。

梁享南和姜國元關係密切。姜被炒翌日,第一個要約午膳吐苦水的,就是他。絕少具名撰文的梁享南罕有地執筆,題為「張曉卿真的知道誰是姜國元嗎?」,認為張曉卿誤信讒言,力撐姜國元。《明報》以梁替姜,可平息同事的情緒;二來,阿梁接近半退休狀態,聲明做到明年八月六十歲便退下來,令《明報》安心這是過渡安排,不妨礙他們整體部署。

對《明報》工會來說,炒姜事件是進退維谷之燙手山芋。大眾對阿姜很陌生,阿姜一直拒絕現身交代,令事件欠缺受害人,難以炒起。政客鼓動工會把事情鬧大,但工會手上的最大王牌,就是罷工。值此傳媒界寒冬,罷工隨時會掉飯碗,同事態度分歧。

《明報》走梁享南這步棋,讓工會有一漂亮的下台階。最關鍵是,《明報》盡快令事件止血,不讓事件被政客炒作,或被敵報削弱《明報》,擾亂軍心。勞資雙方都舒了一口氣。

原文載於201657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