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主席:搜索和摧毀偷渡船 不能拯救生命

[photo credit: Ikram N’gadi/MSF ]

[歐盟日前宣佈,將派出一支海軍部隊,以搜索及摧毀那些由利比亞偷渡網絡運作、接載難民、移民和尋求庇護者橫渡地中海前往歐洲的船隻。無國界醫生主席尼科徠(Meinie Nicolai)就此政策作出回應。]

在被形容為「破記錄」的時間之內,歐盟就已得意洋洋地達成共識,計劃派出海軍部隊,以針對那些接載來自利比亞的難民和移民橫渡地中海前往歐洲的船隻。歐盟外交政策高級代表茉傑里尼(Mogherini)向聯合國安理會請求說:「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來拯救生命。」但是,搜索和救援,與搜索之後摧毀船隻,是不一樣的。把載有難民的船隻弄沉以拯救難民的生命,是一個荒謬的主張。

我剛從無國界醫生在地中海的搜救船上回來,我們在船上為那些歐盟想無視的人群提供援助。歐洲迅速而一致地針對偷運人蛇者發動戰爭,卻毫無政治意願去提供其他即時的選擇,以代替這些危險的渡海旅程的出現。

歐洲的政策制定者把被運送橫渡地中海的人分為兩類,儘管兩類人士在企圖進入歐洲時,都面對著難以克服的困難,但他們認為其中一類更應該獲得國際社會的保護。逃離敘利亞和索馬里等地區戰火的人群,假如能夠跨越危險的障礙抵達歐洲,會被認為較應該獲得某種合法地位,並會被稱為「難民」。

至於那些來自沒有戰火地區的人,他們來自很多不同地方,包括孟加拉和岡比亞,為了逃離國家崩潰的經濟和窮困而前往歐洲,則被認為較不應該獲得協助,而被稱為「非法移民」。

然而,這兩類人都是因為絕望、別無選擇下才被迫使用偷渡網絡。要知道,決定前往利比亞這個處於戰火下的國家,把生命押在一艘擠擁的小船上,然後橫渡地中海,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最近就從一艘僅20米長的漁船上,救出了共487人!歐洲各國透過把「走投無路」分等級,製造了一項論述:那些尋求安全和機會的人,是一個安全威脅,而向他們提供援助只能夠是一項有限的善行。

無國界醫生主席:搜索和摧毀偷渡船 不能拯救生命

[photo credit: Gabriele François Casini/MSF ]

明顯地,歐洲沒有政治意願去履行法律責任,為那些就在歐洲沿岸水域裡遇險呼救的人提供保護和援助。反而,各國展示了一致的政治決心,去集中對付船隻,而不是船上的人。

2015年5月,有見歐洲各國並無意願拯救被困船上的遇險者的生命,無國界醫生在地中海展開搜救項目。無國界醫生大聲呼籲歐洲各國負起責任,提供搜救以及安全渠道,讓人們可以進入歐洲,而毋須尋求偷渡網絡。

根據我們過去數星期救出逾千名海上遇險者的經驗,我們不得不譴責用軍事行動去對付偷運人蛇者、卻無法提供其他合法的渠道讓人們前往歐洲的扭曲邏輯。這項措施只會讓數以千計的人,繼續被困在利比亞這個處於戰火中的國家,陷入生命受威脅的險境。利比亞不但正面對激烈衝突,而且無國界醫生等組織在當地提供人道救援亦愈趨困難。我們無法接觸那些被歐洲各國無視而被困於險境的人群。

這樣下去的話,歐洲各國將會參與一個虐待和暴力的循環,而這正是這些漫長而危險旅程的標記。我們經常從病人那裡,聽到他們在前往歐洲旅途上的可怕故事。很多人是為逃離戰火而來的,他們在房屋被毀或社區受襲後離開敘利亞。有些人則因為無法再供養家人,於是離開以尋找工作機會再匯錢回家。無論離家的原因是甚麼,這決定從來都下得不易,而旅程亦從不簡單和安全。

我為一些曾穿越沙漠的獲救者提供醫療護理,他們說旅程一般超過兩個月,在擠迫的貨車上被惡劣對待。一名懷孕8個月的孕婦在漁船上被推跌,腹部著地,幸好保住了胎兒。一名帶著4個小孩的母親,兩隻手指在旅途中被壓傷。大部分我們救出的男子都感染了疥瘡,因為利比亞拘留地點的衛生太差。大部分人都被關在監牢裡,幾乎斷水斷糧,遭惡劣對待、毆打、強暴。他們無法找到安全,歐洲政策卻迫使他們在惡夢中再活一次。

歐洲這項政策的殘酷而諷刺之處,在於它向偷渡網絡發動戰爭,但這個偷渡網絡之所以會出現,是歐洲各國決定關閉邊境的直接結果。偷運人蛇只是一個表徵,缺乏安全和合法的途徑前往歐洲才是真正問題所在。向問題的表徵而非原因發動不合比例的襲擊,是將人們的生命置於險境,以加固這些聲稱擁護人權文化國家的圍牆。面對虐待和剝削移民的偷渡網絡的出現,歐洲應先了解它們存在的原因,以及如何可提供其他安全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