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記者呢?國際社會呢?這裡每天都有人死去!」烏克蘭東部衝突實況

無國界醫生:「記者呢?國際社會呢?這裡每天都有人死去!」烏克蘭東部衝突實況
Yury是一名因戰火逃離家園的流離失所者,他說:「醫生已經竭盡所能,為我開出這些藥單。但我根本沒錢買藥。」

「人們感到被遺棄」

烏克蘭東部的暴力近日持續升級,聯合國指出,衝突至今已導致至少5,000人死亡。平民被困於戰火和嚴寒之中,不但缺水缺糧,連基本的醫療服務也因為醫院被毀、藥物不足而幾乎中斷。

無國界醫生正向戰線兩邊的醫院捐贈物資、支援衝突地區的基層醫療中心和婦產科服務,以及派出心理專家提供精神健康支援。魯弗魯瓦(Emilie Rouvroy)是無國界醫生於烏克蘭東部盧漢斯克的項目統籌,他如此形容當地現時的情況:

這裡的戰事自上星期開始變得非常猛烈,局勢急轉直下。過去5天,這裡發生了激烈的戰鬥,我們不斷聽到轟炸和槍擊聲。我們收到消息說,過去一星期有超過70幢房屋受損或被炸毀,而自從衝突在去年夏天戰事爆發以來,已有多間醫院受到破壞。這星期,我們所支援的一間精神病中心旗下的一幢建築物,便在轟炸中被摧毀。要進入受衝突影響地區變得愈來愈困難。就在星期一,通往反對派控制地區的檢查站全都關閉了,不容許任何人通過。

?

急需物資

醫療物資供應中斷,只有極少量的藥物能夠通過。這樣的情況已持續了好幾個月,無國界醫生去年5月開始在這裡工作時,正是集中向前線醫院供應醫治戰爭傷患的物資。

明顯地,在衝突地區,人們在前線會受重傷甚至被殺。然而,醫療系統承受壓力多個月後,這場衝突也顯然影響了區內的所有居民。基本醫療服務、婦科護理,還有長期病患的治療,無一倖免。當你去到醫院或基本醫療中心,你會發現很多都丟空了,因為醫生根本不夠藥物。每當我們獲得物資便會分發出去,但那並不足夠。最大的問題是這裡沒有精神科藥物,也沒有手術要用的麻醉科藥物。醫生們都急需物資。

?

無國界醫生:「記者呢?國際社會呢?這裡每天都有人死去!」烏克蘭東部衝突實況

「我們能給予的,只有安撫的說話」

藥物不是唯一的問題。我早前探訪了孤兒院、護老院、供身體殘障或智障人士居住的院舍,看到人們如此地虛弱,而且沒有足夠的食物。他們只能仰賴捐助和附近居民的熱心支援,但境況可說是繫於一線:今天收到一袋馬鈴薯,第二天或許收到的是椰菜。當你走進廚房,你會看到爐頭上總會有些食物,但雪櫃裡則空空如也。

我們上周探訪的其中一間護老院,院長按捺不住眼淚向我們哭著說:「我們還在這裡,還在嘗試,但我們能給予的,只有安撫的說話。」

這裡甚麼都缺:清潔用品、肥皂,甚至尿布。如果沒有足夠尿布,數以千計住在護老院、孤兒院和殘疾人士院舍的人,便要整天和排泄物共處。但你在市集再也找不到尿布。我們訂了超過一萬塊尿布,但那永遠不會足夠,因為你需要的是數以百萬計的尿布。現在我們無法進出衝突地區,情況便更惡劣了。

?

人們身心受創

持續的衝突對住在戰線兩邊的人,都帶來龐大的心理影響。我最近探訪了一個城鎮,距離戰線只有500米,該鎮不斷地受到轟炸。房屋損毀、電力中斷,人們都身心受創。醫院的主管醫生請我們幫助一下醫院的員工,因為他們正承受著極大的壓力,無法照顧病人。我們剛派出了一支心理專家隊伍,希望能擴大精神健康的相關工作。

在另一個距離戰線僅10公里的城鎮,我們和鎮長見面時,他哭了起來,當地情況實在太痛苦了。那次見面之後,轟炸愈來愈頻繁,我們將會回到那城鎮,捐贈一些醫治戰爭傷患的物資、毛巾和衛生用品等。

只是堅持下去

這裡的居民已經有6個月沒有收到退休金。他們的錢都用盡了,這裡也再沒有任何行業的活動。這場戰爭帶來了太多破壞。醫生還在上班,部分人因無法負擔交通費,要每天步行超過一小時來上班。不過,他們的工作是無償的,已經超過6個月沒有薪水。唯一讓這個醫療系統能繼續運作的,是整個社區和醫護人員的承擔和奉獻。他們這樣團結一致,的確讓人感動,但總不能叫他們再這樣連月堅持下去。他們只是在堅持,但假如情況持續,他們也早晚會被壓垮。

這場戰事有很多可怕的事情,但其中一件最痛苦的,是人們感到自己被遺棄。他們很感恩我們在這裡工作,但在我們所到之處,總有人問我們:「其他人到哪裡去了?記者呢?國際社會呢?這裡每天都有人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