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核夢想 改寫香港命運

在福島核災步入五周年之際,廣東台山核電廠或有嚴重安全隱患的消息震撼全港。從內地輸入核電的香港面對不亞於福島核災的風險,香港必須深思如何淘汰核電。然而,香港淘汰核電的爭論仍難免落入「廣東省將興建多座新核電廠,單是香港棄用核電並無意義」的絕望窘境。綠色和平早前前往首爾考察能源政策,縱使南韓中央政府堅持發展核電,惟首爾市政府在福島事故後,仍積極探索核電以外的可持續能源方案。淘汰核電,絕非天方夜譚。

首爾節能政策 確立新典範

南韓中央政府積極發展核電,目前當地有25座核反應堆,供應全國三成電力。中央政府用「全國用電需求持續上升」為藉口,計劃未來20年再增加14座核反應堆。豈料2011年福島核災爆發,再次激起民眾對核電的反對聲音。有首爾市民率先在社區發起節能運動,用行動呼籲減少依賴核電。人權律師出身的朴元淳在同年勝出首爾市長補選,以獨立身分擊敗國家執政大黨的候選人,並在上任後不久推行「少一座核電廠」政策這個與中央政策背道而馳的政策。

「少一座核電廠」政策的第一階段在2012年至2014年間實施,目標是首爾自行生產可再生能源和節省能耗共200萬公噸油當量(tonne of oil equivalent,能源單位),相等於一座核電廠的每年平均產電量。政策比原定計劃提早半年達標,市政府隨即展開第二階段,將2020年的新目標提升一倍,至400萬公噸油當量。

首爾市的政策成功達標,但南韓並未因此關閉或停建一座核電廠,那麼「少一座核電廠」政策有何重要?南韓政府一直以「全國用電需求持續上升」為由建新反應堆,在首階段「少一座核電廠」政策推行3年期間,南韓用電量上升5%,但首爾用電量下跌4%。佔全國用電量一成的首爾透過驕人成績,令政府興建核電廠的理由不攻自破,並為南韓確立新典範——節能、發展可再生能源足以取代核電,滿足能源需求。

首爾市「反核政策」的風潮席捲國內外。首爾、京畿道、濟州島等的首長在去年11月發表聯合聲明,承諾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台灣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在去年宣布,由民進黨執政的縣市作試點,推行台灣版「少一座核電廠」計劃,加入「反核」的行列。

值得香港借鏡

首爾市政府在短時間內動員社會,取得顯著成效,足見城市在能源自主的空間大有作為,值得香港借鏡。市政府在3年內,推出共23項措施、71項計劃,例如以低廉價錢出租政府設施上的閒置空間予企業和社會團體,興建太陽能發電站;發起能源自主社區運動,資助居民在社區推動節能和安裝小型可再生能源設施;與企業合作,由企業以折扣價提供LED燈、隔熱窗等節能設備;由政府提供低息貸款,協助業主提升建築物能源效益。

香港政府常用「土地問題」及成本效益推搪,拒絕積極發展可再生能源;但人口稠密如首爾市,發揮創意並善用政府空間:例如政府在濾水廠的水池上搭鋼架升起太陽能板,成為發電站;推行「環保積分」計劃,成功省電的市民可獲得積分,用作購買環保產品、戲票、為交通卡充值等,目前已吸引148萬人,即四成二住戶參與。

香港政府自訂立2020年發電燃料組合,決定維持25%的核電後,便再無探討減少甚至停用核電的方案。政府在推動節能方面溫溫吞吞,去年公布的節能藍圖提及的溝通平台,與持份者合作推動建築節能,但至今杳無音訊。中央政策組研究指太陽能可提供香港一成電力,但官員抱殘守缺,不願運用創意克服困難。

踏出安逸圈 夢想變理想

大亞灣供電合約將於2034年結束,屆時電廠已運作超過40年,達到一般核電廠設計壽命上限,安全風險遞增,理應退役。綠色和平認為,在政府計劃以天然氣取代煤的前提下,只要香港在未來20年減少兩成用電,使用一成可再生能源,即可淘汰核電。

與首爾市長朴元淳會面,他堅定地說核電並不安全,處理核廢料的費用高昂;「少一座核電廠」政策與南韓中央政府的主張不同,但為了首爾市市民的福祉,市政府必須在他們的權限範圍內竭盡全力,減少使用核電。香港能源政策的自主程度絕不比首爾少,只要政府願意從安逸圈踏出第一步,香港淘汰核電的夢想,頃刻就會變成觸手可及的理想。

文:楊凱珊(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3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