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與無恥

中大學生會發表聲明,表示「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惹來口誅筆伐。雖然已事隔幾天,仍餘怒未消,只因為我是中大人,也對大學生的質素和水平有所要求。

中大人發起聯署,批評學生會幹事會無知、冷血與懶惰。六四那晚我在燭光集會,被讀者拉着問:究竟你的師弟師妹係無知定無恥?我真的無法回答,想了一會說:可能兼而有之!

聲明的結論讀來特別氣憤:「與其將一個承載着愛國民族情懷的六四,作為港人年度政治活動、民氣聚集之時,霸佔港人之共同記憶,倒不如撇除愛國情懷,建立真正屬於港人的政治活動,將本土思潮注入港人之議程和願景之中……本會相信悼念經已走到盡頭,六四需要被劃上休止符,直至回聲再響。」

如此狗屁不同的邏輯,竟然出自中大學生、更貴為學生領袖之手,作為他們的校友,也是學運的過來人,我引以為恥。

批評他們,不是基於國族主義。是否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愛國不愛國,對我來說,根本無關宏旨。我深信,「愛國主義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民族主義是惡棍的集中營」,是顛撲不破的真理。

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們為何會說,每年燭光集會悼念六四死難者,會「霸佔港人的共同記憶」呢?每人有自己的腦袋,記憶什麼忘記什麼悉隨尊便,誰人能霸佔得了,除非是他們的腦袋都裝滿草,沒剩下多少空位,六四悼念,才「霸佔」他們腦袋僅餘的空間。

「倒不如撇除愛國情懷,建立真正屬於港人的政治活動,將本土思潮注入港人之議程和願景之中。」這個提議非常好呀!中大和其他院校的本土港獨莊,就每年都搞一個有聲有色、民氣鼎盛的大集會,吸引成千上萬市民參與,各搞各的,將支聯會這個標榜愛國民族情懷的六四集會大大的比下去。立法會選舉的結果,不是說支持本地自決港獨城邦的,已經三分天下了嗎?另起爐灶不是輕而易舉嗎?

香港仍是個結社集會言論表達的自由社會,你嫌人家太愛國太民族,你有權不參與,也有權另搞一個。但聲言「悼念已走到盡頭,六四需要劃上休止符」,已經脫離了人類的基本底線,不止無知,簡直是無恥了。

文:吳志森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6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