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可敬 誣陷可恥 大學淪喪可悲

我們要衷心感謝馮敬恩同學,把港大校委的醜態言行公諸於世。此舉雖違反了校委會「保密原則」的慣例,然而,這次陳文敏事件,有許多「慣例」早就被打破了,校委會自己何嘗不是打破了接受物色委員會推薦人選的「慣例」?「等埋首副」又有什麼「慣例」可循?

當斯諾登爆料美國做了種種侵犯私隱的行為,你會追究斯諾登,還是譴責美國政府更大的罪惡?

馮敬恩就像校委會中的斯諾登,如果他要受到懲罰,那麼他爆出來的那些校委信口開河的理由,什麼「沒有慰問我」等等,反映部分校委質素低劣。他們究竟有何資格入校委會呢?

李國章質疑陳文敏沒有博士學位,但多間大學的校長、副校長,甚至港大最近委任的其中一位副校長,同樣沒有博士學位。

請問該如何解釋這種雙重標準的偏差?

更何况,博士學位代表什麼?鍾樹根也有博士學位,難道他比陳文敏更好?

李國章還說,陳文敏擔任法律學院院長,並非因為學術成就,而是因為他是好人,nice guy。

陳文敏2002年當選法律學院院長,2005年,港大學院院長改為行政任命,陳文敏繼續獲委任。

換句話說,陳文敏至少經過兩次不同性質的任命,才做了長達12年的院長。

李國章有何證據,證明陳文敏的兩次委任,都是靠「好人」?若無證據,是否抹黑誹謗?

這次事件,並不是陳文敏失去了港大副校長的職位,而是香港大學失去了學術自主;政治掛帥的校委會掌握大權,下一個物色委員會,還是要仰這批厚顏無恥之徒的鼻息。

當范太問「什麼是名譽資深大律師」時,真教人倒抽一口涼氣:那些審判陳文敏學術資格的人,其實自己有何資格說三道四?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