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府理虧 龜縮反港獨

本民前梁天琦和民族黨陳浩天因為提倡「港獨」,分別被選舉主任「認為」不符參選立法會的資格,參選夢碎,梁天琦指猶如遭「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立法會選舉提名期內表示,允許參選立法會變成大肆鼓吹及推動「港獨」言論的過程,獨派甚至進入立法機關,均不符「一國兩制」、《基本法》及法治原則。換句話說,中聯辦明確表態不想獨派進入立法會。本月初,張曉明的副手、中聯辦副主任殷曉靜把話說得更白,指「港獨」觸犯原則底線,損害中國在香港的主權,要「理直氣壯」及「旗幟鮮明」反對「港獨」。

中聯辦把話說白,但香港行政制度始終有規有矩,特府唯有使手段,並由選舉主任背上政治責任,以「政治審查」否決獨派人士的參選資格。不過,中聯辦兩名話事人不是呼籲,要「理直氣壯」及「旗幟鮮明」反對「港獨」嗎?為何選舉主任在徵詢律政司意見後,要「我認為」、「我信納」去作主觀的政治篩選工作,而特首及高官為何未敢在鏡頭前「理直氣壯」反對獨派參選?若選舉主任的決定有十足的法律依據,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應第一個「旗幟鮮明」支持選舉主任,並交代特府立場,不讓新東選舉主任一個女人受反對派欺辱。

特府呀特府,中聯辦指「港獨」不符「一國兩制」、《基本法》及法治原則,不就是給你「三個自信」嗎?為何現在只見選管會「理直氣壯」抵禦「港獨」,沒有特府「旗幟鮮明」高調附和?

選舉主任在徵詢律政司意見後作出決定後,選管會夾在特府和全港反對聲之間,選管會主席馮驊更當眾遭梁天琦以粗口辱罵及大叫「食屎」,所受的屈辱及上頭砸下的政治壓力,起碼要枚金紫荊星章才能抵銷。現在無奈的是,選管會面對空前的政治壓力,已成一個燙手山芋,任何官員出手去碰,非得損手爛腳不可,所以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日前到訪律政中心的辦公大樓,與前線人員會面,有指目的是給他們打氣。據政府新聞網報道,林鄭感謝律政司維護特區法治,及為特府部門提供專業法律意見。那麼徵詢律政司意見的選管會及選舉主任呢?這刻頓成孤兒仔,「理直氣壯」地反「港獨」都不獲司長加許。

還記得特首梁振英指在二零一四的佔領運動中,有「端倪」顯示外國勢力介入其中,會在適當時候提出證據證明。也許到現在仍未是適當時候吧,梁振英沒有再提此事。在此希望特府早日「旗幟鮮明」地提出提倡「港獨」犯了哪條法律,及選舉主任據哪條法例享有權力,能按參選人的政治取態而否決其參選資格。

行好一國兩制 今日無港獨

回歸後一段長時間,沒有人說「港獨」,只說「一國兩制」。「一國兩制」是由「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構思出來,後繼者不聽老人言,硬將之分作「一國」及「兩制」,又言「一國」大於「兩制」云云,如將一個人切開上半身及下半身,能夠說下半身要聽令於上半身嗎?明言可能參選特首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早前接受報章專訪時表示,「一國兩制」不論對北京和香港都是「最佳選項」。

不過這些年港人看得太多「最差選項」了,「一國兩制」屢次遭違反,特府可以用行政手段損害「兩制」而獨尊「一國」,港人除了讉責,沒法從正常途徑阻止及懲罰違反「一國兩制」的特府。

不少年輕人沒經歷過六四,對九七回歸只有模糊的記憶;拿的是香港身分證,說的是廣東話,曾經可能相信過的是「一國兩制」。然而「一國兩制」遭蠶食,變成有名無實。幾個月前他們高呼「本土」,不獲理會,現在唯有大喊「獨立」。

張曉明反問,容許「港獨」份子「堂而皇之地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這符合『一國兩制』嗎?」那麼容許中共的意見堂而皇之地進入立法機關,又符合「一國兩制」嗎?道理一樣,別再說扭曲說甚麼「一國」大於「兩制」了,繼續下去,恐怕獨立之聲更大,推向管治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