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時代的東亞 日本或成最大得益者?

特朗普意外上台,給美國和國際外交界以極大的震撼。特朗普對外交幾乎一無所知,但有很多根深柢固的「外交哲學」(註1),幾乎全盤否定了美國傳統外交思維。外交專家擔心特朗普是否會拋棄二戰以來的外交路線,讓國際關係(部分地)倒退到19世紀的思維,這為美國外交帶來極大的不穩定性和不可預測性。

7月份共和黨大會行動綱領中的外交路線是特朗普外交和共和黨右翼相結合的產物,負責撰寫國安部分的3人(Jim Carns, Ron Rabin, Steve Yates)全是從初選早期以來的特朗普支持者。當選兩個星期後,特朗普的外交國安團隊已有雛形,所挑選的人馬正是與行動綱領思維一致的那幫人。由此已經可推斷,行動綱領中的外交路線也將會是特朗普外交的基調。

美國與中國對抗會延續甚至惡化

從行動綱領看,特朗普的外交在俄羅斯甚至中東都趨於緩和,但在東亞卻極為不同。

從地緣政治來說,美國及其東亞盟國(日本)都傾向認為中國崛起是最大的地緣政治挑戰。中國有全面挑戰美國實力,也有這種欲望。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一製造業和貿易大國;GDP(本地生產總值)很快能追上美國;軍事實力快速增長,正在建立起直追美國的海軍,擁有能攻擊美國的導彈;「一帶一路」計劃被視為「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近年來不斷在國際宣傳的「中國價值觀」在價值觀上挑戰美國主導的「普世價值」。對比俄羅斯和伊斯蘭,中國才是美國頭號挑戰者。

從外交人員的層次看,特朗普本人與倚重的核心國安團隊都沒有親華情結(也沒有多少東亞外交的經驗)。特朗普本人最重視貿易不平等,在競選中多次強硬指摘中國。而核心國安團隊大都是不滿中國(甚至親台)的強硬派。比如金里奇在1997年擔任國會議長的時候就誓言如果中國攻台就會軍事保衛台灣(註2)。朱利亞尼在2001年曾冒着中國的反對,邀請陳水扁訪問紐約,並形容台灣是一個「國家」(註3)。撰寫行動綱領的Steve Yates(他甚至有中文名「葉望輝」)曾在台灣居住,與獨派來往甚密。特朗普對中國的態度不可避免會受到他們的影響。

於是在行動綱領中對中國措辭極為強硬:強調對台灣6項保證,支持對台售武,譴責中國在南海和東海對美國盟友的「欺凌」以及「不合理、不成比例」地擴充海軍,指摘中國貨幣操控、進行不公平貿易、盜竊商業機密等。這都預示着美國與中國對抗會延續甚至惡化。對台灣來說,隨着親台派把持外交事務,前一輪的「棄台論」風潮不太會延續。

特朗普的目標和主張看起來矛盾

但是,特朗普在東亞的目標和其他主張至少看起來是矛盾的。第一,奧巴馬打造的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不是一個單純的經貿協議,而是保持美國在太平洋優勢的國家戰略,為此投下了巨量的外交資源。但特朗普所提倡的反全球化和貿易保護主義使TPP成為眾矢之的,奧巴馬放棄了在剩下任期內推動TPP的議程。如果TPP真的死了,那麼對美國而言就是不可挽回的外交失敗,中國從中獲益無窮。第二,特朗普外交上的「僱傭軍主義」並不把盟國關係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如果放棄了東亞盟國,美國在東亞缺乏立足點,也就無法和中國抗衡。第三,特朗普的現實主義,對「共同價值觀」沒有太大的興趣,這放棄了與中國對抗的「道義」武器。但這兩者都不是難以克服的問題。

特朗普的顧問向中國提出「要價」(註4),希望以「不干涉中國內政」、不謀求「推翻中國政府」,作為中國尊重東亞「現狀」的交換條件。這個叫價對現在的中國來說只會被嗤之以鼻。此外,特朗普可能還想中國「管束」朝鮮,這也是不可能的任務。這是特朗普在亞洲問題上的無知,還是一種談判的技巧還不得而知。

因此,特朗普必須在一些問題上妥協。東北亞的盟國關係注定不會放棄。和歐洲長期依賴美國不一樣,美國的亞洲盟國韓國和特別是日本都是既有錢又「野心勃勃」的國家。安倍晉三一心想修憲擴軍,讓日本「正常化」,並進一步成為政治軍事大國。美日軍事同盟,一方面保障了日本的安全,一方面也是對日本的軍事發展的制約。它既限制了日本在某些軍事方面的發展,也給了日本左派反對擴軍的藉口。特朗普的態度正是安倍求之不得的。在TPP眼看就要陷入危機的時候,日本卻趕緊在國內通過TPP,隨後又宣布在推動TPP的問題上扮演領導角色。

日前,安倍主動跑到紐約特朗普大廈,成為第一個和特朗普會面的外國元首,此舉意義絕不尋常。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女婿庫什納、下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都在場,說明特朗普高度重視。儘管目前不清楚他們談了什麼,但向特朗普解釋TPP的重要性,以及日本有意強化美日聯盟並發揮更重要的作用,一定是安倍要傳達的信息。不管特朗普如何回應,會面肯定有助加強特朗普對日本的好印象。

海峽局勢在往後4年非常關鍵

安倍不太可能說服特朗普在TPP上的態度,但即便TPP真的失敗,那麼美國在東亞留下的真空也不會由中國一家得益。出於19世紀的離岸平衡的思維,美國在軍事領域繼續介入東亞的同時,也必然會支持日本成為東亞代理人。此外,如果美俄和解,俄羅斯一味親中的姿態也變得不這麼可靠,中俄在地緣政治上的矛盾會上升,俄羅斯轉而在背後支持日本也不足為奇。日本重新成為政治軍事大國可期。

總之,中國雖然會在美國TPP失敗中得益,但東亞的走勢並不一定會朝着利於中國的方向變動,日本甚至可能成為最大的得益者。而由於台灣重要性的提高以及美國親台派的掌權,海峽局勢在往後4年會非常關鍵。

註1:黎蝸藤,〈重新認識川普的外交思維〉,「上報」

註2:Seth Faison, “Gingrich Warns China That U.S. Would Step In to Defend Taiwan,” The New York Times, Mar 31, 1997

註3:Bill Hutchinson, “Rudy Taiwan Line Irks Chinese,” New York Daily News, May 23, 2001

註4:”Under Donald Trump, the US will accept China’s rise——as long as it doesn’t challenge the status quo,”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Nov 10, 2016

作者是旅美歷史學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