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為什麼能贏?

特朗普勝出既有世界性潮流的外圍因素,美國國內的經濟、政治和社會因素,也與特朗普自身的特質、競選策略和運氣很有關係。此文主要從特朗普選戰角度分析令人意外的結果。

從美國選舉傳統看,民衆求變以制衡黨派,一直是重要的因素。二戰後能夠一黨執政超過8年的只有共和黨的列根和布殊(兩人合共執政12年)。對執政黨而言,除非政績非常理想,否則難免執政包袱的拖累。對反對黨來說,僅指摘國家存在問題和執政黨未能解決問題,就可能取得民眾共鳴。

在這次選舉中,選民心目中美國是「黑暗無比」還是「一直偉大」,成為兩黨對陣的關鍵。希拉里是前國務卿,初選中又以「奧巴馬繼承人」的姿態自居,在大選中既無法和奧巴馬政策切割,也不能提出否定奧巴馬的新政策。這就限定了民主黨此次大選戰略的基調:除非能說服選民美國現狀良好、未來更好,否則以負面攻擊強化特朗普沒有資格成為總統是唯一的選擇;本黨的執政現實和特朗普的「大嘴」特質讓民主黨相信,負面攻擊是不二選擇。

全球性的反全球化大潮

有幾個趨勢進一步加強了民眾「求變」的欲望。首先是全球性的反全球化大潮。這在歐洲難民潮、英國脫歐甚至香港本土派的興起中都得到反映。在經濟上,從左翼的角度看,全球化的本質就是全世界的資本家聯合起來剝削全世界的無產階級。它固然為全球經濟增長提供助力,但受惠者的階層分化嚴重,有人因此變成「世界公民」,但更多的發達國家的本土工人,卻由於產業外遷而失業或被迫接受降低的工資標準。它固然帶來消費品物價的低廉,各階層因此而受惠,但失業和工資降低卻被某些特定階層和人群承受。經濟學家和政客紛紛提出,出路在於經濟轉型、教育投入和職業培訓,但這都是口上說來輕鬆,對數以十萬甚至百萬計的遭受負面打擊的家庭來說,現實是極為沉重而無奈的。全球化的衝擊對美國的傳統工業區,即「鏽帶」的影響尤其巨大。中產階級萎縮,社會階層上升的流動性受制、社區凋零都是很多當地選民親身經歷經年的悲慘現狀。

如全國出口民調顯示,三分之二的選民認為美國走在錯誤的道路上。選民普遍對聯邦政府不滿、對經濟現狀不滿、對美國的未來發展悲觀,不相信後代的生活會比現在好。在競選資源投入最多、決定最終勝敗的搖擺州,經濟也是最受選民關注的問題,遠拋其他議題。一言蔽之,選民對經濟現狀極為不滿、渴望改變,認為特朗普比希拉里更可能帶來改變。

這是因為特朗普身上沒有背負支持全球化的政治包袱,可以大力攻擊全球化,宣稱反對自由貿易以讓工作機會回流美國。無論是在全國普遍範圍,還是在愛荷華、佛羅里達、北卡羅萊納和威斯康星等關鍵州,選民都認為特朗普更能搞好經濟。這次他能「逆襲鏽帶州」(包括俄亥俄、威斯康星、密歇根和賓州等)成功,正是他因應時勢、看準時機、制定正確戰略的結果。

迎合選民切身的經濟和安全顧慮

在政治上,全球化的後果是移民的快速增加。歐洲難民潮令世人看到了急劇的大規模移民對本土文化、經濟和安全的衝擊,以及隨之而來的右翼本土情緒反彈。ISIS的崛起和蔓延,以及接二連三難以防備的獨狼式恐怖襲擊,也都令民眾對國家安全和個人安全更為憂慮。恐怖襲擊是排在經濟之後選民最關注的問題。

美國本來是一個移民社會,也遠離中東,穆斯林人群比例小,民主黨支持引入敘利亞難民的數目和歐洲相比也不多;但是在面對獨狼式恐怖襲擊成為組織性恐怖襲擊之外最主要的恐襲方式,而政府無法確保針對移民的背景審核可以杜絕恐怖主義者以移民的方式合法進入美國的現實,民眾對穆斯林移民的恐懼情緒不成比例地擴大了。

美國的移民問題主要在於拉丁裔非法移民。他們搶走了部分美國人的工作、拉低了工資,而且非法移民獲得福利補貼比例比美國公民和合法移民都要高。希拉里支持將1100萬非法移民全部合法化,並宣稱要增加5.5萬敘利亞難民;這和特朗普宣揚拉丁裔非法移民搶本地居民工作飯碗、要在邊境築起高牆,以及拒絕穆斯林入境的強硬態度呈現鮮明對比。前者佔據的是人道主義的道德高地,後者迎合的是選民切身的經濟和安全顧慮。選舉結果顯示,對於最關注恐怖襲擊或移民問題的選民,大部分都把票投給了特朗普,尤其是前者。

民主黨除了在經濟、恐怖襲擊和移民這三大重要議題領域不接地氣之外,在過去8年,把政治正確、LGBT(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平權、種族平權等社會議題推向極致,大大推開了低學歷和一部分中產白人的支持。民主共和兩黨的黨派政治愈演愈烈,已把很多分歧固化。很多親建制派的共和黨選民即便對特朗普十分不滿,但考慮到最高法院法官任命和廢除奧巴馬醫改等議題,仍不得不支持特朗普。

反精英情緒蔓延 特朗普是最好代言人

與這些社會議題相交織的是「反建制」、「反精英」情緒的蔓延。無論是反對民主黨建制派精英,還是反對主流共和黨建制派精英,特朗普都是最好代言人。他不曾擔任過公職,是名副其實的華盛頓圈外人,沒有誰能比他更理直氣壯地指摘建制派。

他在選舉中展示出的兩種形象,都對其最主要的目標選民——低學歷白人有很大的吸引力:一是「天生大贏家」的億萬富翁,令選民相信他能解決一切問題;二是反精英的「平民」,儘管他出身名校,子女都是標準「精英樣」,但他自己的形象偏偏就非常「不精英」——他喜歡吃pizza喝汽水,說話淺俗粗魯、直來直往、缺乏自控。民主黨對他的負面攻擊儘管有效,但比作用在一個「精英」身上的效果要小得多。

特朗普的競選極為勤勉和高效率,也與希拉里那種高高在上的形象形成極大反差。在整個大選過程中,他幾乎以每天2至3場演講連續轉,最後階段甚至一天4場演講。他採用了鮮明有力的口號,比如「讓美國再次偉大」、「美國優先」等,立場鮮明。其脫口而出、想到哪說到哪的演講風格,既有親和感又具煽動力。即便在絕大部分主流傳媒抨擊、民調大幅度落後、建制派共和黨人紛紛背棄等逆境中,他仍然情緒高昂,極為享受和支持者的互動過程。大規模的集會是他選戰的最大特色,也是他始終能燃燒和保持支持者熱情的最佳競選方式,對最終成功拉高目標選民的投票率至關重要。

彭斯功不可沒

此外,特朗普選彭斯做副手是妙選。彭斯既能拉攏共和黨的保守基督派和茶黨選民,又充當了特朗普負面效應的「緩衝器」,不斷地為特朗普的過激言論善後。特朗普能在獨立選民中獲得比希拉里更多的支持、得到超過半數的白人女性的支持,相信彭斯功不可沒。在副總統辯論中,彭斯表現上佳,展示了能擔當大任的素質。在競選過程中,其他共和黨建制派拒絕為特朗普站台,只有他始終如一地到處為特朗普拉票。在以他為競選主力的密歇根、北卡、亞里桑那都取得勝利,令希拉里的副手凱恩相形見絀。

特朗普「後真相政治」和善於運用社交傳媒,也是他獲勝的重要原因。但由於篇幅的關係,只能按下。

作者是旅美歷史學者

原文載於20161118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