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轉載:羅冠聰 城市的青春 失去了會更強壯

2017年7月14日下午4時,羅冠聰走進立法會901辦公室,一間原本屬於議員的房間。房間內的每一個人都很冷靜和沉穩,他微微一笑後對我們說:「一起加油吧,就像回到一開始一樣。」這句所謂的「一開始」,其實只是一年前左右的事,那時香港眾志剛成立,經過這麼多難關後,原來也只過了一年。

去年9月,50,818名個選民把羅冠聰送入議會。這個雨傘運動的學生領袖和他的團隊——由反國教運動和雨傘運動的學生們加上來自不同領域的朋友,組成了年輕政黨「香港眾志」,也造就了這個香港史上最年輕的議員和議政團隊。

今年7月14日,羅冠聰的議員資格被取消了,議會又變成了「大人們」的天地,議會失去了羅冠聰,我們失去了唯一的年輕議員,立法會分組點票失去否決權,民主派再守不住議事規則。那香港失去了什麼?我想有一些答案大家都懂得,三權分立/法治基石/議會尊嚴/人民授權。在失去這些的同時,這個城市也失了去她的青春。

議政 由零開始學

在7月的盛夏,這個城市沒有任何青春剩下。

青春是什麼?青春是一種魄力,在深宵時分可以擺設街站,然後早上又可以回到議會和走進不同社區;青春是一種堅持,我們從街頭運動而來,是社區和議會的新手。由零開始學會出信、查冊和跟進議題,然後我們找到田灣商場要變成國際學校的問題,去信、介入、最後計劃要暫緩。我們也發現海怡半島要興建千房酒店,甚至涉足到更多有關規劃的問題。 從無到有,一步步地前進,是青春才有的機會。

青春也看似是新一代的專利,我們作為香港的新一代,同時也着重香港的下一代,我們關心教育政策,關心TSA和BCA,也期待推動香港史教育提升本地公民意識。當林鄭月娥聲明要在上任初期致力推動國民教育、流言傳出要任命蔡若蓮,我們的跟進和研究不遺餘力,防止洗腦教育重現。

縱使在政治的身分上,羅冠聰不再是立法會議員,但他身後依然有50,818個選民的授權,也有我們的團隊在。他是抗爭者,也依然是民意的代表。他依然代表着雨傘運動的精神,也代表一種爭取民主的倔強意志。議會沒有了羅冠聰,看似是令香港失去了青春。但我們會捲土重來,變得更強壯,變得更團結。

但願在心跳停止前,青春都不會終結。

文﹕林淳軒

編輯﹕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議會失去了香港失去了」專題(2017年7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