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戰「魏蜀吳」

選舉委員會分組選舉結果已塵埃落定。市民普遍認為當選的近1200名選委大致分為三大陣營:主要代表地產財團的「地產黨」、以中聯辦馬首是瞻的「西環幫」,以及佔325名泛民選委卻難以團結行動的「散沙派」。這三大陣營沒有一個佔絕對優勢,猶如東漢末年魏蜀吳鼎足而立的局面。筆者認為「西環幫」恍如挾天子以令諸侯、政治能耐最強的「魏」;「散沙派」好比必須依靠智慧與團結才能於罅隙中求存的「蜀」;「地產黨」則可比喻為物質資源最盛的「吳」。

中央對港政策似有根本改變

自從選委會選舉結果出爐,坊間即有不少意見認為,泛民應把握手執325票這前所未有的機會,謀劃如何坐觀虎鬥達到「造王」效果。近日更有意見認為,民主派應提名「長毛」梁國雄參選特首,目的不在於當選而只為了狙擊代表其他兩股勢力的參選人。筆者對這些落後於形勢和缺乏自信的觀點不敢苟同。

根據筆者多年觀察,中央對港的政策方針似乎有根本改變,從中央接受泛民人士申請回鄉證可見一斑。此舉措在政治上不應簡單地理解為只是釋出善意的手段。筆者相信這是中央最高層改變了過去長期視泛民為受英美勢力操控的敵人和鬥爭對象,正式承認他們也是生活在香港的中國公民,即使有不同政見也應以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方法來解決。

回歸近20年來香港仍陷於深層次矛盾無法解決的困局,究其因乃香港已形成根深柢固的不同既得利益團伙,壟斷着社會各種政治和經濟利益,造成「公義亡道理喪」的霸權社會。「地產黨」及「西環幫」代表了造成嚴重社會矛盾的兩大既得利益集團;相比之下,「散沙派」在利益壟斷的勾當上,除少數投機政客外並無形成明顯的團伙式勢力。

被無實據猜想妨礙溝通 恐永走不出困局

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早前提出對特首的4點標準,包括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及港人擁護。筆者認為這4點是基本常識,要準確認識當前的政治形勢才能正確演繹。以「愛國愛港」這個感性要求為例,該以怎樣的客觀準則來斷定?回歸前後泛民一直捍衛香港核心價值,過半數香港市民認為這是他們愛國愛港情操的一種表現。相反,建制派的大律師馬恩國,在立法會公然以英語粗言「fxxking Chinese」辱罵中國人,沒有真正的中國人會同意這是愛國愛港的行為。不少建制陣營人士指摘泛民受英美勢力操控,企圖利用香港作為顛覆中國的前哨基地;這種論述傳了近20年,甚至英國的爵士當上了香港特首,仍未見泛民有任何顛覆國家的具體行動。基於事實與邏輯得出的結論,一是這樣的指控不成立,二是即使有此圖謀過了20年一事無成,英美勢力不會再認為他們有利用價值。因此,繼續被這些並無實際證據卻可能別有用心的猜想妨礙泛民與中央的溝通和建立互信,香港恐怕永遠走不出困局。

「散沙派」要有政治智慧

王主任的第二個標準「中央信任」,筆者認為隨着中共十八大以來內地和香港政治形勢的發展,傳統建制派或共產黨員不一定想當然地是中央最高核心可接受的人選。譬如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等「野心家」、「陰謀家」都曾是資深黨員和高級幹部,「習核心」會接受嗎?毛澤東說「黨內無派千奇百怪」,筆者提醒「散沙派」要有政治智慧,洞悉「西環幫」在傳達和執行中央最高核心的指示時,有沒有「變形、走樣、動搖」?香港需要的新特首當然是可以保持香港的一國兩制「不變形不走樣不動搖」、不為個人或個別團伙利益有所圖謀、真誠地為振興香港以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敢於擔當的「誠臣」。這是以習近平主席為核心的中央和香港廣大市民的共同願望。

至於「有管治能力」,筆者認為管治能力與辦事能力有本質上的區別。曾蔭權是在英國人領導下一個辦事能力很強的政務官;然而,作為特首,他的管治能力如何,社會自有公論。政治領袖的管治能力最重要的是凝聚以至感召社會上即使相互之間有派別矛盾的各方力量,為社會的整體利益服務。三國時代的蜀主劉備就是典型例子。

最後的標準是「港人擁護」。談到民意基礎,泛民在直選中長期整體得票高於建制派,加上本屆「散沙派」選委得票出人意料的戰果,他們推舉的參選人理所當然是獲普羅市民支持的。

「散沙派」要推舉賢能之士認真選特首

香港過去20年被很多自私自利的偽愛國愛港個人及其團伙,製造很多真真假假的矛盾蹉陀歲月。今次再選錯特首耽誤多5年,勢必嚴重衝擊市民對香港前途的信心,對香港造成的損害難以估量,「50年不變」之期過了一半香港將更難突破困局。

筆者認為香港民間卧虎藏龍人才濟濟,不乏德才兼備又符合以上4項標準的賢人智士。「散沙派」要把握契機,摒棄過往缺乏大局觀的思維,推舉一名真正賢能之士認認真真選特首。「散沙派」若不把握這個機會承擔應有之政治責任,透過參選政綱和競選過程向中央清晰闡述他們的政治理念和管治能力,是對不支持「地產黨」、「西環幫」的廣大市民欠缺一個交代。

文:吳有家

作者是北京大學政治發展與政府管理研究所前特邀研究員、新民黨前中委兼主席特別顧問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