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戰提名前後的不同策略

新一屆特首選戰的提名期開始,很多人抱着「剝花生看跑馬仔」的心情對待這次選戰。在不合理的制度下,我也不關心結果,只着重觀察過程,尤其是從回歸前至今的演進過程,希望各方從中得到啟示。基於此,本文分兩個部分。

內地官場傳聞「北京3點希望」

第一部分:圍繞這次選戰的細節橫向觀察。

不妨先看以下假設(也是我到目前為止的一個觀察):北京在提名前和提名結束後可能(實際上也可以)有不同的策略。提名前的策略和目標是阻止泛民或北京不喜歡的人入閘;但提名結束後,只要確定所有候選人都是北京可以接受的人,那「玩法」就不同了,可以相對放手一點,讓各候選人有一定程度的競爭。

事實上,內地官場已出現一個傳聞:除了由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公開的「特首四條件」之外,如果能夠做到下列3點,也是好事;有人理解為「北京的3點希望」:一、候選人之間必須君子之爭,不要像上屆那樣暗箭橫飛,林鄭月娥較早時候已露了口風,也許她與北京的想法不謀而合;二、候選人要「洗乾淨才上台表演(參選)」,不要像上屆那樣,忽然傳出一些醜聞,令北京在「挺」與「不挺」之間也感到尷尬、進退兩難;三、無論有沒有泛民人士成功入閘,也要有建制派候選人之間的競爭(即多於一名建制派候選人競選),這樣才可以「提高當選人的威信」。

按目前形勢,建制派參選人應該可以做到這3點。到今為止,他們沒有互相炮轟,頂多是點到即止的「推手」,或是輕描淡寫的單單打打;此外,相信他們也沒有什麼重大的醜聞在身,令北京有信心實現上述3點希望,因為實現這3點希望,可為北京帶來三大好處﹕

(1)北京知道既不能把內地或澳門的選舉文化搬來香港,也不想香港走向西方的選舉模式,所以如果做到上述3點,既可以通過「建制派候選人之間的君子之爭」,讓香港人感到有「真正的競爭」,並建立在北京掌控之下的選舉文化,令香港人慢慢接受。

(2)在掌控上述框框之後,讓建制派候選人有限度競爭,勝利者才有較大的認受性和威信,日後的管治才會較為順暢,也可以更好地落實北京的要求。須知道,即使新特首在北京扶持之下高票當選,也是毫無威信的;但新特首在競爭之下,即使低票勝出,也可以減少「欽點的原罪」。

(3)更重要的是,在現時4名主要參選人(林鄭月娥、曾俊華、胡國興、葉劉淑儀)中,誰是北京絕對不能接受的人?沒有!種種?象顯示,北京現階段雖然傾向林鄭,但萬一出現「最壞的意外」(這只是極端的假設),其餘3人都是北京可以接受和駕馭的。因此,北京現時的策略是盡力確保屬意的人當選,但萬一不行,天也不會塌下來,形勢還是不會失控的。假如出現「意外結果」,反過來更能證明北京沒有插手,當選人是靠自己的實力勝出,無論對北京、林鄭或曾俊華以至其他參選人,都是利大於弊。只要北京想通了這一點,好處就來了。

據聞,內地有關人士「沙盤推演」時假設了一個問題:無論誰當選,這人會不會、能不能、敢不敢與中共對抗?或違背「聖旨」?或陽奉陰違?多數人的答案是:不會、不能、不敢。

基於此,我嘗試從內地的角度,簡述各主要參選人的優劣(如與內地有關人士的看法相近,純屬巧合)。林鄭月娥政治忠誠的安全系數較高,但民望低、處理經濟能力較弱。曾俊華經濟能力和經驗較強(經濟和民生正是北京要求的施政重點),但政治安全系數低,尤其是背後的支持者不明,如有大財團「撐腰」,日後可能出現大財團及其代理人「富可敵國」的危機。胡國興法律形象鮮明,有一定民望,但不符合特首的綜合性要求。葉劉淑儀經驗全面,由政府到議會長期打拼,但她的努力能否抵消積累下來的不利因素,難說。

當然,各人的優劣都是可以改變的,而北京也相信它有能力改變各人的優劣。既然如此,於是出現了上述所說的,提名前和提名後有不同策略的可能。如果這個可能成為真實的話,那又應驗內地的另一個傳聞:眼前形勢是「有所傾向,尚未拍板」。各參選人好自為之了。

一切在閃念之間

第二部分:對政局從回歸前到今天的縱向觀察。

(1)各方都略有提高。過去泛民陣營不懂也不接受「陣地戰」的概念,普遍認為北京主導下的是小圈子選舉,參與進去等於增加了它的認受性。多年前,我寫過不少文章,認為即使制度不公平也要參與,並列舉江澤民在1991年的講話(他認為左派也要參與港英政府制定的選舉,並說「中心任務在參與」,一是為了熟悉對方的玩法,二是逐步擴大陣地;其後,民建聯在1992年成立)。文章受到不少泛民指摘;如今泛民人士爭取成為選委,並逐步昇華選舉策略,希望繼續提高。

(2)北京的政治智慧時進時退,但民間可以繼續逼它向前。記得第一屆特首選舉時,北京接受兩輪投票,但後來卻倒退過來,要求一次投票即有結果,而且當選人要高票當選。這些理念的倒退,導致北京在背後的介入愈來愈深。這一次,北京過早「挺林鄭」,既給她平添「原罪」,也顯露了目前一國兩制的深層次矛盾,就是封建王朝管治意識和模式與包括民主、自由在內的現代文明的矛盾。上述談及提名後的放手策略和好處,是在目前不合理制度下的較佳選擇;北京如果接受,說明它也不斷提高,這要視乎它的開竅程度了。一切在閃念之間,這個官與民的磨合過程也是免不了的,希望北京作出聰明的選擇。

文:劉銳紹

作者是資深時事評論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