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戰的蝴蝶效應

蝴蝶效應,是指意料之外的因果。例如美國加息,原意是因應美國國內經濟復蘇,以及慢慢糾正長期以貨幣政策催谷經濟的「非常手段」。不過,由於美國加息使美匯偏強,結果加劇了中國的「走資」問題——人民幣更加偏弱,中國國債遭沽售,10年期中國國債息率抽升,中國官方更於早前首次暫停部分主要的期貨合約,以求市况喘息。

故此,我猜如今在中南海的案頭上,香港特首選戰的文檔大概不會放於前列:如何遏止中國的「走資」問題,如何評估特朗普政府在對華貿易、台灣關係以至「一中」政策的新動作,以至是如何評估俄國會否因應美俄、日俄關係最新的變化修正對華的戰略合作關係,看來都較香港特首選戰重要。

香港於中國 有何戰略意義?

香港的本地生產總值,曾於1990年代中期佔超過中國生產總值的四分之一;不過如今,這百分比已下降至約3%。在1997年主權移交之時,香港股市上市值最高的5家公司,有4家是香港公司,一家是英國公司;如今,香港市值最高的5家公司,全為內地企業。上述的經濟指標,大約說明了「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的歷史背景:中國在國運未振時,要收回如日方中的「東方之珠」,於是展現了最大的誠意及讓步。現在的形勢,可謂此一時、彼一時,是故新一代的京官們的嘴臉及想法,跟當年中英會談時的代表有所不同,也不足為奇。

然則香港於中國,還有何戰略意義?「特首保衛戰」於北京而言,除了維護主權外,還有何作用?

首先,香港仍可作為內地社會於現代化過程的參考案例。當然,現代化並沒有一定的標準模式,也不一定要以西方社會為模範,但有一些基本元素,仍是現代社會難以缺少的。其中一樣,就是如何建立社會信任(social trust)。現代社會的高效及分工,有賴人們對制度的信任,以至是人與人之間的基本信任:人們放心使用鈔票,相信合同,覺得司機、替我辦手續的銀行職員是可靠的,以至是願意在遇上罪行時報警,都是在生活中對現代制度的一種信任。不然的話,生活中的交易成本會大大提高,使社會充滿懷疑;「拉關係」成風,則會拖累發展動力。

再者,一個國際化、「吃四方飯」的香港,遠較一個內地化的香港,對中國更有戰略價值。近年屢屢冒起的中港矛盾,可說是國際社會適應中國崛起的縮影。如何讓香港社會好好地消化每年數千萬人次的內地旅客、讓香港成為內地企業的融資平台時仍能保持國際融資的評核要求,跟國際社會思量如何應對中國國力提升對國際秩序的影響,有異曲同工之妙。中國遊客和資金如今也遍佈全球,並惹起不少反響。香港的經驗,或有參考價值。

此外,如何讓香港的社會發展的需要,跟錯綜複雜的國情好好磨合,也是地方自治的寶貴經驗。中國境內的五湖九州,民風及發展需要迥異。如何讓地方自治跟中央政策磨合,是重要課題。香港的自治經驗,或可成為這一課題的案例。

特首選戰 或產生意想不到因果效應

特首選戰將決定香港由誰掌舵,也可能會對上述的效應產生了意想不到的因果。這些經濟指標也許無法量度出來的因果效應,大約就是「一國兩制」及基本法仍然存在的重要原因。

作者是恒生管理學院傳播學院助理教授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