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忽視基層醫療的惡果

筆者只是時事評論員,不是什麼公共衛生專家。不過,筆者也是一班醫療界朋友的WhatsApp私訊討論區成員,「圍爐取暖」愈講愈激是常事。最近私訊區內的朋友有兩個意見,爭論得相當熱烈:其一,有某學者指可以派流感藥到安老院舍等,所謂「社區控源」,友儕期期以為不可,因有可能加大了病菌的抗藥性風險,弊多於利;其二,是部分傳媒誇大了疫情,導致社區有不必要之恐慌。

筆者只是一介時事評論員,常識不及知識,就前者之「社區控源」論,垂詢「谷歌(Google)大神」。原來關於社區派藥,都有一些爭論。因為假如一些地區的基層照顧人員,醫療知識培訓不足,例如非洲一些偏遠鄉郊,派藥的結果可能會導致病人藥石亂投,反而會導致病毒產生抗藥性,弄巧反拙 。按理,香港是發達地區,不是非洲國家,社區派藥應該不會犯下亂派藥亂食藥的風險。

但是,香港安老院舍大多只有保健員在場,而且支援人手不足,如何有效及在可控風險下派抗生素而不會大大提高病毒抗藥性呢?這就要靠基層醫療制度的支撐,讓保健員也有基本的醫護教育了;又或者有跨界別的支援,即是當有流感疫症時,社區有足夠醫護人手做第一道防線,避免安老院舍有事無事call白車送老人家去急症室了。

然而,部分傳媒究竟有沒有「誇大」病情呢?作為時事評論員,筆者一直追貼傳媒報道,見到傳媒大多引述醫管局的相關數據及記者會而已。為何筆者之醫護人員的私訊群組內有人覺得疫情被「誇大」呢?追問之下,事實一,過往在流感高峰期間,公立醫院都是超爆;事實二,現在流感的死亡率沒有大幅度增加,但傳媒沒有「正確客觀」提到有關死亡率的數據,讓一般人感到恐慌。

基層醫療為首道防線 政府理應推動

換言之,這也是基層醫護的教育及支援的問題。假如一般市民的基層醫療知識比較豐富,又比較容易得到相關資訊,同時知道當有病發生時,可以先往附近有夜診服務的診所,這樣可能不會有「恐慌」之感。但當人們所能取得的資訊就是某某醫院內科的病牀使用率是124%的時候,恐懼就會油然而生,反而會更相信,少少咳不如入醫院,結果就弄到急症室人山人海了。

因此,基層醫療作為公共衛生的第一道防線,政府理應全力推動。但政府的相關政策,已是2010年(7年前!)的《基層醫療發展策略文件》,還在衛生署設立了基層醫療統籌處,當中提出了跨界別基層醫療協作,以及處理社區長期病患等政策。當時,更提出所謂「一人一社區醫生」的說法。按理,如果基層醫療獲得政府高度重視,有足夠的資源扶持,即使是流感高峰期,醫院也不會長期超爆。問題是,7年來,相關政策長期受忽略,於是,市民仍普遍是「有病要去急症室」的觀念,醫院不迫爆才怪。

可否重新思考定位策略?

本年3月,本報已有評論指出,基層醫療需要跨界別的支援,希望來屆政府重視。但直至現在,政府仍是把流感高峰問題當作是醫院資源不足的問題來處理,未見有長遠的政策去推動基層醫療政策。未來5年,新局長可否重新思考基層醫療的定位及策略呢?至少,7年前的策略文件,是否需要檢討及改善呢?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