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的官威

加拿大記者以本港銅鑼灣書店事件及加拿大公民被中國以間諜罪起訴等問題,質詢加拿大外長為何要與中國維持更緊密關係。王毅聞言訓斥該記者傲慢與偏見,說:「你去過中國嗎?你知道中國從一個一窮二白的面貌,把6億以上的人擺脫了貧困嗎?你知道中國現在已經成為人均8000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嗎?最了解中國人權狀况的不是你,而是中國人自己。你沒有發言權……」

王毅缺乏國際政治家應有的風度。他應以理服人,不是靠惡懾人。他沒有回答記者的發問。中國走向富強,就等於沒有人權問題嗎?如果沒去過中國,就不能問有關中國的問題,那麼沒去過美、加的中國記者,就不能提問美加的問題?

人權是普世價值,即使沒去過中國,也有權根據事實來發問。發問,就是希望你解釋,發惡,只是叫人閉嘴。王毅忘記了,他面對的不僅是記者,而是國際社會。

我不同意中國政府處理銅鑼灣書店的手法,其他如監禁劉曉波、軟禁他太太劉霞、毒奶粉案、假疫苗事件、四川豆腐渣工程等,連追究的事主都以尋釁滋事罪受重罰,人權律師又遭打至殘廢等,都令我痛心和失望。

有朋友說管理十三億人民不容易,為了維穩,不能以西方自由民主方式管治。我同意中國難管治,但毛澤東年代,一黨專政搞出了五十年代三反五反及大饑荒,十年文革,枉送多少性命及幸福?就是因為沒有新聞自由,沒有人權,政府權力沒有受到監察。

香港近年激進及本土主義大有市場,源於港人對中國政府不尊重人權感討厭和恐懼。但願中國政府改善人權,這只會對香港有好處。

原文載於2016年6月6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