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票與獨白之外 青政有何責任?

立法會宣誓風波至今,對於游蕙禎梁頌恆的不堪表現,筆者不少「黃絲」朋友都搖頭大嘆「無眼睇」。事到如今,我們也該好好反思一下,否則,這場損失慘重的政治課,真的眼淚白流般來得毫無意義。當然,以粗暴釋法破壞「兩制」的最大責任在於中央,但這不代表青年新政就可以免卻責任。更何况,青政的問題其實更象徵了整個激進本土右翼的路線問題。

其實文章:「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袁海文)

首先,今次釋法揭示了香港這一制絕對比想像中脆弱。一下閃失、一下犯錯,我城這棟搖搖欲墜的大廈就會遭權力怪獸乘虛而入。你我都看得見,這頭權力怪獸殘酷而嗜血,機會一到毫不手軟。對比之下,梁頌恆起初無賴般的所謂「鴨脷洲口音」,以至他最近又充滿童稚般回應什麼「原來選舉係幾無用嘅一樣嘢」(梁天琦不是早已被DQ(disqualify)了嗎?)或「一直以來信賴嘅制度,同想像中有落差」(你們不是天天喊香港已死嗎?),都不免令人感覺這種素人玩票式政治,真的跟那手起刀落的敵人相差太遠。

這不禁又使人想起德國社會學家韋伯的名篇〈政治作為一種志業〉。在這篇著名演講中,韋伯探討了政治行動的倫理問題,以及政治人所要具備的人格。不嫌化繁為簡,韋伯分析的重點在於要求我們逃離「心志倫理」所潛藏的陷阱。先解釋一下,「心志倫理」就是這樣一種心態:政治行動的意義就在於彰顯信念和決心,至於在眼下這個多元、危險又複雜的權力世界,那一行動會否引發相反的後果(或迎來一個更為反動的世界),則不在那些「心志政治家」的考慮之中,因為他們經常沉醉在獨白式的信念世界裏頭。

韋伯不無悲觀地指出,這最終只會換來一場沒有結果的亢奮。他寫道「心志政治家總是異口同聲地複誦着……愚蠢而庸俗的是這個世界,而不是我;對後果應負什麼責任,與我無關」,云云。這是無能於從政治世界的複雜性來看待政治本身。

當下香港沉醉「心志倫理」政治獨白中

相對於此,「責任倫理」要求政治人思考政治行動的後果以及各種情况,並要走出「心志倫理」的盲點。也就是說,善不一定有善報、惡不一定有惡報,因而不管動機和目的如何高尚,都不保證行動開花結果。所以負責任的政治不僅需要具備民主的意圖,而且還要考慮各式情况及後果,甚至包括希望的隨時破滅。在演講結尾,韋伯給「責任政治家」勾勒出了如此的輪廓:「誰有自信,能夠面對這個從本身觀點來看,愚蠢、庸俗到了不值得自己獻身的地步的世界,而仍屹立不潰,誰能面對這個而說『即使如此,沒關係!』,誰才有以政治為志業的使命和召喚。」

之所以引這麼大段,是因為我認為當下香港恰恰沉醉於各式「心志倫理」的政治獨白中。它最低層次的表現,是大言炎炎的姿態,它包括說了不敢認,或對自己太多妄念及投射而言行不一(例如聲稱勇武的團體竟因中聯辦外有太多警察而宣布解散,難道「勇武」的前提是沒有警察?);其次,是以高尚意圖來拒絕承擔最起碼的抗爭者責任,如給予公眾一個認真的回應;最後,是以高尚意圖及目標聖潔化一切違反倫理的手段,因為「心志倫理」壓倒一切,因而可以出爾反爾、玩票式口音,更可以向記者擲磚及踢錯篋亦無所謂。

這最後一點尤其是激進本土右翼的通病。

作者是政治及文化評論人

原文載於20161119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