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方法抗爭,別使荒謬成為常態

已有一陣子沒寫文章,不是因為天下太平沒甚麼題目令筆者有感而發,而是荒謬的事日日新鮮,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實令人有點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常看到網絡上出現的語句:「比香港人抖下啦好嗎?」,真的,荒謬的事接二連三地疲勞轟炸,令憤世嫉俗的筆者都感厭倦及無力。

於是筆者又投入經典小說的世界尋找一些慰藉。

Nineteen Eighty-four (1984) 相信很多人都讀過,與之前談過的 Animal Farm 同樣是 George Orwell 的經典著作。 George Orwell 寫這類政治諷刺小說的原因,就是想警告世人獨裁政府的可怕,如果輕易被獨裁者掌握權力,人民生活定必苦不堪言。Orwell 於 1949 年出版 “1984”,而故事是設定於一個影射倫敦的虛構城市。這全都不是隨意的設定,而是想告誡人們即使是民主制度完善的地方,要變做獨裁政體掌權和打壓人民的人間煉獄,可以在短短的三十多年內便實現。

對,不需要五十年或三十年,香港正慢慢步進 George Orwell 的預言。

1984 中形容過不少獨裁政府運用的伎倆去打壓及控制人民,例如監聽、囚禁、虐打、控制語言等,但當中最厲害可說是扭曲及控制事實,例如在一天前才減少了食物的配給,另一天竟要人民因增加了配給而歌頌政府,荒謬及可恥的程度令人髮指。

荒謬的小說情節在現實中出現,是比荒謬更荒謬。警棍可以是手臂的延伸,銳水可以是延年益壽,沒回鄉證可以是用自己方法去內地。筆者都說了對於這些接連的反智言論已感非常疲倦,後來甚至有種想一笑置之的心態。

但這正正就是可怕之處。

當我們開始習慣荒謬的出現,不想再對荒謬口誅筆伐,或許我們已正中惡魔的下懷。掌權者將非主流變左主流,將荒謬變做常態,以連串的荒謬把人民洗腦以後,便可以更放肆地為所欲為,而人們又不會感到有問題。到時候有劏房住可能會有安居樂業的感覺,facebook 只出現讚頌政府的帖子是到時候的常識吧。

那我們該如何自處?1984 的男女主角分別嘗試以不同的方法抗爭。男主角 Winston 開頭以寫日記去維持自己清晰的思路,提醒自己不要被極權的荒謬所蒙蔽。之後更四處尋找與自己有相同想法的革命份子,希望加入革命的行列,打倒極權。

而女主角 Julia 相比起 Winston 較為消極,但亦可理解為較實際。在 1984 所形容的社會中,無產階層的人數佔總人口的 85%, 但他們的生活與思想都完完全全被一個勢力龐大的極權政府掌控。Julia 認為以這樣的社會形勢,推翻極權是很難做到的,於是她用自己的方法抗爭。她秘密地在黑市進行買賣,讓自己和更多人可選擇及享受到政府配給以外的物品;由於政府規定性行為只可以是為政府而生肓的行為,她又經常與政府人員通姦,目的只是為了違反政府對性愛打壓的無理規則。Julia 用不同有限度的違規方法抗爭,一來慢慢散播反極權的訊息,讓更多人知道反極權的好處;二來一點一滴地索回自己作為一個個體的生活,不只是為了極權不斷消耗自己的生命。

書中所形容的抗爭方法或許有點極端,未必直接可套用於現今社會。但筆者就參考了 1984 兩位主角的方法,把自己所思所想的趁自己還清醒時便一一寫下,將來回顧也好,與人分享便更好,提醒自己亦提醒別人,別要讓荒謬的事影響自己的思想、改變自己的態度。筆者希望以較溫和、潛移默化的方法,告知自己和別人,不要讓荒謬使我們的感覺麻木,我們每人都可用自己的方法抗爭,別使荒謬成為常態。

P.S. 感謝評台Pentoy編輯Mike為文章提供意見,使筆者及相信讀者可獲益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