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黎明演唱會看公共空間運用

黎明演唱會本來沒太多人留意,但由於帳篷布料不合乎消防規格,未能取得消防處發出安全證書,食環署拒批臨時娛樂牌照。黎明以一人之力,不單及時承擔責任和將資訊告知公眾,更迅速解決問題令演唱會如期舉行,將公關災難,變成如雷掌聲,固然神乎其技。黎明決定拆掉帳篷,在中環海傍開露天音樂會,更令黎明成為「維港巨星匯」後,少數能再度在維港海傍舉行演唱會的歌手。

黎明這次拆掉帳篷開演唱會,雖然少了點4D效果,但對演藝界而言,倘若這次演唱會令公眾接受在維港開露天演唱會,那是因禍得福,令香港人終於等到一直都未擁有的露天表演場地。

誰令香港沒有露天表演場地

雖然紅磡香港體育館是十分好的室內表演場地,但曾經去外國露天大型演唱會的,都總覺香港在這方面有所欠缺。而香港大球場重建時,就考慮到公眾對露天音樂表演場地的渴求,在設計時有考慮到用來開大型演唱會。但由於演唱會噪音被跑馬地高尚住宅區的居民投訴,因此,香港大球場現時最大功能就是舉行7人欖球賽。大家完全忘了大球場重建時的原有設計。

2003年的「維港巨星匯」雖然遭到惡評,但當時盧維思在添馬艦空地(現政府總部所在)搞演唱會,並非完全沒有道理。在沒有什麼民居的商業中心區,在維港的美景作背景搞演唱會,這確實會成為香港一個新景點,亦大大提升國際巨星來香港開演唱會的吸引力。美國商會以至盧維思一眾非華裔人士,在思想上確實超前。只不過「維港巨星匯」的執行確是一盤混帳,結果變成一場政治風暴,大家亦忘記了在維港海傍開演唱會的大好構思。倘若2003年「維港巨星匯」的搞手並非美國商會或盧維思,而是黎明,相信以黎明這次危機處理的清晰思維和強勁執行力,「維港巨星匯」可能已經大收旺場。

因中環灣仔繞道填海而得來的空地如何運用,一直受很多爭議。重建皇后碼頭以外,其他空地是否只有興建商場?事實上,現在空地上的一些臨時建設,例如海傍摩天輪,以至黎明這次用來搞露天演唱會,擴闊了大家對填海新海傍必須興建甲級寫字樓的想像。摩天輪固然提升了遊客觀賞維港美景興致,而黎明在維港搞演唱會的場地,本身不會嚴重影響民居,因為附近根本沒有民居,而商業區一向都是深夜進行掘路工程,這是在中西區居民所共知的事實。筆者在羅便臣道居住期間,都很清楚中環深夜一定會掘路,以免影響交通。有網媒無聊至在黎明演唱會場地測量噪音音量,這完全是訴諸民粹,完全漠視了香港根本缺乏露天表演場地的事實。倘若填海所得用地用來興建巨型商場或寫字樓,這是否合乎公眾利益,也是相當令人質疑。若然這次黎明演唱會,能令公眾思考維港的土地規則,這次香港娛樂圈以至樂迷都因禍得福。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5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