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器官的正確用途

校園欺凌,自古皆然,於今尤烈。

生得矮細弱小的同學,常成為被欺凌的對象。但所謂「自古」,是幾十年前我讀中學的年代,男生之間被欺凌的方式,不外乎所謂「玩閹」,又或小便時同學從後面把你的褲抽高,導致尿液四射的尷尬情況。這類遊戲,無疑與青春期的性好奇有關,但都是適可而止,不會太過分。

以上情節,都只發生在中學階段。港大宿舍最近流傳出來的片段,是一種「返祖現象 」,大學生已中學生化,是不得不承認的殘酷現實。

我並非道德主義者,幾個成年人閂埋門做什麼,只要你情我願,不傷害他人,不搞出人命,無論是男男女女,外人無從置喙。我同意媒體訪問一位港大同學的說法:如果他們同意又享受,關別人什麼事?

潮流興拍片,什麼都拍一餐。死人冧樓火燭爆炸,本能反應就拿出手機拍攝,甚至連床上活動也不例外。拍就拍吧,與你我何干?但即使好好保存,藏在硬碟擺上雲端,始終存在風險。影星艷照床照大量流出,造成轟動,本地外國都不乏例子。更何況,不知什麼原因驅使,必有人會在友儕間通過社交媒體流傳,藉此炫耀,就這樣,泄漏出來公諸於眾的可能性就更高。

港大宿生的行為,有人看了,作出嚴肅的學術討論。有說這是同性戀,但持相反意見的,指這是典型的恐同騷擾,應該譴責。從片段所見,瘦弱的同學被兩人按在床上,動彈不得,無法掙脫,更被人用男性器官拍打其頭部。不管結論是同性還是恐同,程度已超過欺凌,更有性侵犯的意味,但實情如何,只有當事人,即被按在床上的男同學,才能說出真相。

有人說這與大學生性壓抑有關,又有人說這是性教育不足所致,但都太小覷當今的大學生了。聞說因為有人出pool(有拖拍),就要受到大仙(師兄)如此懲罰,說這是舍堂傳統,真不明白,如此不堪的傳統,究竟從何而來?

事件有人報警,重案組已接手調查,不應再講更多細節。但反正港大連天文、數學/物理兩個主修科因沒人讀開不成,騰出的課時,不如開一科「男人器官的正確用途」,讓大學生好好了解自己的身體,再不要糟蹋別人又糟蹋自己。

文:吳志森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4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