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界各地走本土利益為依歸時

近年全球不少地區都有一個傾向,就是當地的政治勢力傾向本土路線,這種本土路線會因應不同地方的文化、政治制度、環境而產生出以本土利益為依歸的路向,這種趨勢相信是未來全球政治的方向,地球村這種概念,未必真正實現,至少當中的意思有不同的演繹,因為人始終會以自己先行,也是阿當史密夫的至理名言。

英國正在討論是否脫歐,這其實是以本土利益為依歸,首相說留在歐盟是對英國本身有利,但另一方面倫敦市長Boris Johnson便有另一番見解,認為脫歐對英更有利,因為有更大的自主性。而民意調查都看到雙方意見均等仍是未知之數,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所打出的牌其實都是一樣,就是以本土利益為出發點,以合符當地選民的取向。

伊朗大選完結,改革派勝出,其實就是本土利益的勝出,因為改革派的目的是改變當地的政治、經濟甚至宗教的環境和制度,人民自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伊朗革命後,環境倒退,人民已開始厭倦宗教上的狂熱,回歸世俗或者至少走向開放政策才是他們的需求,改革派便是他們最需要的路線,所以伊朗總統魯哈尼為的首改革派便在這次國會選舉以及專家議會中勝出,這就是本土利益的勝利。

剛剛一月台灣完結的總統和立委選舉,更是一次完整示範國民如何願意改變以本土利益為依歸的一次選舉,民進黨和時代力量便是以這條路線出發,大勝國民黨所謂的親中選票。蔡英文成功獲選為總統也是標榜著保護台灣利益,反對被中國邊緣的路線,最後成功變天,行政與立法都由民進黨奪得,可見本土力量絕對有支持。

再看香港,政治、經濟以及文化方面,香港都正在轉變,香港人面對著不同形式的壓力,當中「被融合」令到港人最感不安,因為深知這種「被融合」只會帶來單一化和同化,香港便失了原有的優勢,而且「被融合」時港人的利益被嚴重奪去,自然會尋回以及取回應有的權利,所以本土利益為依歸的政治路線便有其需求,這並不是石頭爆出來,又或者被人引導甚至所謂的妖言惑眾而出現,而是有真正需求才會有本土派。

本土利益為先其實並沒有錯,因為你能夠給予自己生存空間才能夠幫助別人,如果連自己利益都被剝削時,反而將利益給予別人,這是難以說得通。大愛並不是一種口號,輸出大愛也要知自己的能力,平民百姓不是聖人,也不是殉道者。

可惜當世界各地的政府強調維護本土,支持本土的時候,我們政府卻反其道而行,每樣事都以向中央獻媚或者只為討好中央作出的不同政策與手段,全無以香港人的眼光和定位出發,這便是為何今天有十幾萬個嬲嬲出現,不無道理。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