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央有權過問

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說:特首是重要職位,中央有權過問,要以更高標準來選特首。

第一句是廢話,特首當然重要;第二句則改變了遊戲規則。

一直以來,中央對特首選舉,都定性為「香港內部事務」,中央信任港人可以依法自行選出行政長官。江澤民當年甚至為了被香港記者問是否「欽點」董建華而大動肝火,說明回歸初期,中央「表面上」要營造「港人自治」的「假象」。

但近年的口風愈來愈緊,強調中央有「實質任命權」,顯示「選舉結果」最終可以由「任命權」來推翻,令所謂「選舉」的自主性大大降低。

「任命權」還可以說是「守尾門」;但張德江的「中央有權過問」,卻代表中央不單在「最後一里」,甚至在「選舉過程」,已經發揮作用。

中央某些官員對於演「一國兩制」這台戲是愈發不耐煩了。

那個鐵路專家王夢恕的「金句」——香港「只是中國一個省」、高鐵不要檢、「誰不聽話就滾出去」——顯示極左思想應該是大陸官場的流行想法,所以七警案才會演變為「檢討香港司法獨立制度、外籍法官影響判決」的政治批判。

外界指王夢恕的想法不代表中央,當然這一刻中央的劇本仍未去到「香港只是一個省」的地步;但20年前,誰又會想到,中央會由「河水不犯井水」變成「中央有權過問」這麼直接呢?

如果中央有權過問香港特首選舉,而這樣的「一國兩制」居然仍算做「不走樣」,則這種「不走樣」其實是空話。

至於選特首要有「更高標準」,可以兩面看。

反曾(曾俊華)者認為,做過司長不等於一定可以取信中央做特首;但反林鄭(林鄭月娥)者一樣能說,在司局長時「好打得」不等於做特首也「好打得」。

「更高標準」之下,仍有足夠空間讓北京改變主意。畢竟,他們有權「過問」香港選舉嘛。

文:曾志豪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