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宋智孝,遇到了陳柏霖…

有一日搭小巴的時候,收音機傳來「世界上千百萬人/只有知己一個/明白我心事 /明白我心願/知道我心中痛楚」,當時我都不知道歌名,但我被這老歌的歌詞感動。溫拿樂隊這首《只有知心一個》道出了很多人的心聲,而我的腦海忽然飄出內地的真人Show《我們相愛吧!》其中一隊情侶組合——宋智孝和陳柏霖。

也許一直有看開《Running Man》的關係,所以我都對宋智孝稍有認識。在節目中她是唯一的女成員,被營造成女漢子,更被稱「不良智孝」,扮演強悍的角色。在《Running Man》第295集,智孝道出6年來在節目中都不停陷入「現在的位置是屬於我的位置嗎?」和「很累了,不想再幹下去」的想法中。她感謝光洙,每次在她又哭又鬧的時間中緊緊抓著她,默默傾聽她的抱怨,沒有隨便對待她。

而剛巧,她參與了內地的真人Show《我們相愛吧!》,與大仁哥陳柏霖配對成情侶。雖說是真人Show,只是在旁邊拍攝,紀錄他們的相處過程,但當中顯然地製作團隊也有參與的成份。智孝和陳柏霖這組合真的很像假戲真做,不過無論他們最終會否成為情侶,我相信智孝會感恩在節目中遇上了陳柏霖。一直以來,智孝都是一個大姐姐,習慣照顧人;但節目中,她與陳柏霖同遊峇里島和芬蘭,途中有陳柏霖的細心照料,使她能放鬆,做回一個女孩子,真真正正地享受假期。

在這個節目中,陳柏霖彷似一個聆聽者、知心人,和光洙的角色一樣。他們沒有拆穿智孝外表堅強,但內心脆弱的真實面,而是自然地默默地站近智孝,陪伴和聆聽。而這,正正就是一個精神病患者最需要的。《只有知心一個》就寫出了我們的心情,我們很需要在世界中尋找一個知心人,能理解自己心中的痛,他們不需要講大道理、不需要教我們怎樣去做,陪伴和聆聽,已經足夠。

作為一個撰寫著精神病文章的人,不過都一樣是「能醫不自醫」,我以自身經驗給讀者一些尋找幫忙自己的方法,例如:去哪兒找社工?社工能幫到我們怎麼?但我呢,卻是一個活生生的逃避者,社工打電話給我,我會久久不回覆。我不是怕,只是害怕面對,面對跟社工赤裸裸地「分享」故事。我猜,很多同路人都試過逃避吧!

我深信就算不是精神病患者,普通人也會有難以啟齒的隱私,也會有時怯懦想逃避面對事情。就算沒有社工,我們身邊總會有一位知心友,就算現在未找到,但在世界億計的人口中,總會讓我們遇到一個陳柏霖或李光洙。如果有讀者恰巧看到這文章,腦中浮出某位知心友,不妨轉發Share文章,然後Tag那個人,讓對方「看到」你心中的感恩。

作者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