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

一個三十多年前大學畢業、在官場打滾、步步高陞至萬官之首、今天貴為特首候選人的香港精英,連「白色恐怖」都不知道是什麼,真恐怖!

錯解唔緊要,認錯改過就可以了。但事後仍死頂,辯說什麼冇查過字典:「令人心生恐怖的行為,也屬於白色恐怖。」真恐怖!借尊子政治漫畫一用,這叫做「白癡恐怖」。

林鄭競選以來,出錯頻頻:坐港鐵不懂用八達通出閘、到便利店買不到廁紙、大拿拿五百元給大陸來的乞丐。滿以為她當官太久,飯來張口,一切事情有人打點,只是日常生活不懂自理,尚可理解。但一試便知龍與鳳,連大學一年級,甚至高中通識都有學過的政治ABC——「白色恐怖」,作為特首候選人的林鄭都理解得一塌糊塗。

在教協的選舉論壇,不是因為有人逼問才露餡。選委問應否立法保護「吹哨者」,避免他們受到「白色恐怖」迫害。林鄭以為執到寶,借題發揮,網民攻擊拍片撐林鄭的蕭芳芳,視為白色恐怖,更自稱「白色恐怖受害者」。這名副其實叫做「攞嚟衰」。

林鄭讀大學的那個火紅年代,與我差不多同期,那時候的大學生,國際視野不會太差。遠的,我們會留意歐洲的獨裁政府、南美的軍事政權,用盡各種毒辣手段迫害異見者;近的,我們對台灣、南韓的威權政府,對反對運動的血腥鎮壓,提出過嚴正抗議。林鄭對發生在周邊的國際事件,應該不會陌生吧!「白色恐怖」不是書本上學回來的名詞,而是我們參與抗議活動的親身體驗。

或許這都太遙遠,投入本地學生運動的大學生,被殖民政府列入黑名單,考政府工永遠考不上,大公司也不會聘請,雖沒有受到人身迫害,但影響個人前途,這也算是白色恐怖。發生在同學身上的事,林鄭沒理由聽若罔聞、視而不見吧!

白色恐怖,是當權者對異見者的壓迫,更對反對者產生震懾作用。

想深一層,噢!我明白了,曾經參加學生運動的林鄭,居然考上了殖民地AO,走上了當權的位置,當然與別不同。屁股代替腦袋,對白色恐怖一竅不通,是常識問題,也是意識問題;從這個意義上,對她會有深一層的認識。

文:吳志森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