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偉聰難過與痛心的邏輯

近日發生很多違反常識的事情,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示威者被警察制服,雙手從背後綁上索帶,七個警察,把這個早已缺乏反抗能力的疑犯抬到暗角,拳打腳踢,遍體鱗傷。過程給拍下來,轟動全城。七警被檢控、定罪、判監。

我想問,這宗刑事案件,與警察在警署內強姦疑犯,非禮證人,偷竊高買,嫖霸王妓,貪污受賄,勾結黑幫,其性質有何根本分別?

警察一哥對這些罪行大力鞭撻,強力表達零容忍,認為一宗都嫌多。對示威者濫用私刑,也是性質嚴重的刑事罪行,為何盧偉聰會三番四次,又出信又訪問,表示難過和痛心,又支持警察組織內部籌款,為七警上訴打官司?

或許有人會反駁,七警案與上述的刑事案件不能比較。七警是「佔中」期間執行職務,日以繼夜長時間工作,又遇到示威者挑釁,於是出現過火行為,情有可原,即使定罪,也不應判此重刑。

按照同樣的邏輯,警察經過長時間偵查,數以十小時部署埋伏,遇到激烈反抗,終於拘捕販毒疑犯。即使早已將疑犯制服,毫無反抗能力,但按捺不住,幾個警察合力把嫌疑人毆至重傷。過程給拍攝下來,在媒體播出,參與警察最後被定罪判刑,建制議員會否認為他們情有可原?一哥會否為同袍表示痛心難過?

有沒有人可以回答,同樣是刑事案件,為何警方高層、建制政黨表現如此天差地別?

答案其實很簡單。他們不敢宣之於口的,是因為其他案件沒有政治成分,七警案卻與近期最大的政治事件「佔中」有關。

前一哥在內部讚揚警察:「你哋無做錯!」梁振英公開表揚曾偉雄:「Andy,感謝你!」這在說明政府高層,充分肯定警察「平暴」有功。既然在政治上立了大功,在過程裏出現的「沙沙石石」,都只是小瑕疵,根本不值一哂。

由警察執行政治任務,犯任何錯誤,理應受到當權者保護;怎料受到檢控、定罪,刑期不輕,更失掉退休金長俸。前一哥大聲疾呼「你哋無做錯!」原來是假的,判決結果令警察錯愕、不忿、憤怒,就是這個原因。

當警察自命為政權保衛者,以為可以毫無約制橫行無忌,香港,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文:吳志森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2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