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議會新丁」如何引發新的政治討論

立法會選舉早已有結果,無論站在哪個立場、角度來看,都必須承認新一屆立法會將會有一些新意。至於它的新所指何物?新在哪些地方?則大家可能各有不同看法,這可以是一個辯論題目。

是三分天下?這可能言之過早。是「本土」抬頭?但「本土」並非只得一派,在好些議題上未必會有一致意見。是年輕議員促成世代更替?不過好些所謂的「議會新丁」,又並不真的是那麼年輕。究竟應該怎樣理解新一屆立法會的新元素,其實很值得思考,同時也很有期待。

強調代際矛盾 忽視世代內部不一致

當然,我所講的新元素,並非單項,而可以是眾數。而在眾多新的可能性之中,我最感興趣和好奇的,是在未來的日子裏,社會上不同背景的年輕人(由中學生、大學生,到在職青年,當中不論是否選民)將會怎樣跟新一屆議會──尤其是那批「議會新丁」──進行互動。我完全明白,所謂「議會新丁」本身並不是一個政治組合,究竟他們之間是否會有興趣溝通、嘗試合作,也是一個疑問。同時,「新丁」之中有身屬傳統泛民政黨,未必會成為坊間青年大眾所期望的創新人物。所以,這裏所談的新一屆議會與社會上的青年的互動,難免是一種有點兒簡化的描寫。不過,話雖如此,我還是覺得這樣的提問,應該有點意思。

過去我們談世代,傾向於強調代際的(即不同世代之間的)差異、矛盾、分歧,而較少了解在一代人之內,當中不同背景的成員之間又有何不一樣的利益、立場、見解。於是,當我們見到年輕候選人進入議會時,即時聯想到的議題就是世代更替,假設他們都是同一個政治面貌,社會上的青年的利益和關懷相當接近,而通過前者將青年的議程帶進議事堂。而下一個提問的問題就是代際矛盾與衝突。我想指出的是,這種分析與討論忽視了世代內部的不一致性,同時也很少認真看看,究竟在同一代人之內,他們有何討論?存在什麼樣的差異?

不同取向的「本土」值得留意

在新一屆的立法會裏,值得留意的不是出現了「本土派」,而是存在不同取向的「本土」。從2010年前後走過來,香港的政治環境、氣氛以至政治主張上的光譜,發生了重大變化。這個變化之所以重大,是因為過去很多被壓抑的想法,突然出現了一次「爆炸」,一時之間各種想法都放在枱面,不再收收藏藏,又或者婉轉間接。嚴格來說,很多想法還未可界定為政治主張,更談不上什麼意識形態、綱領,但在特區政府權威衰落的環境裏,挑戰現存制度並不需要很完整的主張,於是各種說法都能夠在坊間引起一些迴響,並在社會上流傳、擴散。對很多建制中人(尤其是親北京者)而言,不同取向的「本土」本質上均屬同類,蛇鼠一窩,都是要打擊的敵人,自然沒有興趣了解其不一致性的含意。但對其他人來說,則應該認真對待這個題目。

在過去6、7年的時間裏,「本土」作為一種社會、文化、政治取態,到該詞本身的含意所發生的變化,再而在該旗幟底下出現價值、主張上的分歧,大可成為一個社會研究的題目。而在立法會選舉之前,一直是「勇武」搶得主導,而時下年輕人所謂的「左膠」一翼,則節節敗退。或者正是前者得勢不饒人,露出真面目與性情的關係,反幫助了後者在略為弱勢的情况下取得較想像中多的選票。究竟應該如何解讀選民在「本土」各派中作出選擇,這有待更多統計數據以幫助分析。在此我想指出的是,議會內存在不同的「本土」的想法,為現時社會上的政治討論打開了新的維度,促使市民──尤其是年輕人──認真想想自己在很多大旗幟、大口號以外,其實有何訴求?打算採取哪些手段來改變這個政治環境?究竟有沒有需要發展出短、中、長期的計劃?

或者讀者會問:以上討論的出現並非必然,「議會新丁」的出現不一定會刺激討論。回應這個問題,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第一「勇武派」不會輕易放過「左膠」,他們一定會找機會證明「左膠」空有姿勢、虛有其表,表面上是激進,實質上與傳統泛民無異;第二、所謂的「左膠」者不可能長期在民生、資源分配問題上沒有具體的主張,他們或遲或早需要正面面對同代人的利益、立場和意識形態(公義總不能長期只是個抽象概念,而年輕一代是否真的願意在具體利益問題上接受妥協,大家拭目以待)。「議會新丁」總要面對他們的群眾,而青年群眾也要面對那些視為代表他們的利益的代言人。到時候,他們會被視為叛徒、變質(成為了建制一部分)?還是得到認同,並在香港打開一個全新的社會政策討論議程?無論如何,這都是當傳統泛民扮演反對派角色時無法產生的效果(因為只要挖苦泛民便等於表達了意見,深入的東西很快便拋諸腦後)。

很多人不太了解年輕人具體訴求

在現在的年輕人當中,最為缺乏的正是同代人內部的討論。相信也是因為這一點,其實很多人都不太了解年輕人在一些大題目以外,具體而言有何訴求、計劃。有些年輕人並不同意青年運動領袖的主張,但不想捲入無謂的爭論,索性避開;很多不一定贊同運動及運動領袖的做法,但更不喜歡北京和特區政府,於是靜觀其變;好些認同社會運動,要爭取更大改變;也有不少嫌社會運動未夠激烈,需要尋找更大衝擊力的手段……很多時候他們只要回應北京,跟特區政府進行抗爭,已忙個不了,以連串的行動替代深層的討論;行動就是立場與主張,其他的東西大可擱置一旁,而新聞媒體也沒有興趣了解他們在短、中期內有何目標。真正討論如何打造一個較理想的香港社會,長期都只是作為一個題目,而沒有探討。

「議會新丁」們總不會甘心於扮演新的泛民罷。且看他們如何自覺或不自覺地引發新的政治討論。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