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有人談及的佔中影響——對執法者失去信任

雨傘後分析文章,網路舉目可見,書籍更汗牛充棟。鄙人過往看到的,多是政經層面,然看不到有人提及對執法者信心問題,今用有限識見述之,當然,這些都是用常識推論得到,但就是聽不到有人對此評論。

香港曾被囚人士,只有千分之一左右。九成以上市民奉公守法,鮮有和警察交手經驗,有的更從未試過被查身分證,對警隊印象,以往一向正面,然佔領期間,打學生至頭破血流,濫抓濫捕濫控告,上庭時被錄影視頻推翻口供,或前後矛盾,左腳被打變右腳,完全失去市民普遍信任。

佔領後,經常有法官直指警員證供不可信。最近期有韓國來港性工作者,提供案情雖與警方版本不同,改口供後,法官著被告「不要息事寧人」。警察當然不是每宗案件都是誣陷,但七警和以往的誣陷襲警案,連法官都不相信,往後警隊拘捕真有犯事疑犯,入罪機率,我們不能說沒有因佔領令法官對警方口供打折扣,造成負面影響。

我城社會,普遍對性工作者歧視,文壇泰斗倪匡先生更曾指妓女比共產黨更可信,以社會地位低下者襯托出共產黨卑鄙。(戴回頭盔,我沒有歧視性工作者,只是陳述普遍現象。)撇開職業,該案被告已然認罪,法官一般認為警察證供誠實可靠,此宗案件,可見執法者信任度之低下,連受過嚴格訓練,經驗豐富的法律界專業人士也存疑,普通市民,可想而知。

正面影響也不是沒有,警察真面目被廣大市民看見,七警毆打曾健超,學生頭破血流,全部攝入鏡頭,令膠劇觀眾看清警察真面目,「警察打人」變成常識。而相信七警案亦可令警方稍為收斂。

上文提到的案件,法官幫助認罪者而懷疑無刑事記錄警察。過往不少誣陷冤案被翻,上訴得值。今天法官對執法者之懷疑,相信可減少誣告者得逞機會。

十幾年前發生的警員後巷毆打酒吧經理案件所以「轟動」,就是因為前面提到公眾過往對警方印象正面。然而,正變負後,不止當日被誣陷者,無犯事小市民,難免會因瓜田李下小事,產生恐懼。

過往,有嫌疑而無辜者,多數會相信沒有做過便無事,現在不同了,雖然佔領期間多數有錄影片洗脫罪名,但不是每個人都廿四小時錄著自己。沒有冤案?歐美經歷過千年法律洗禮,也不時見到。所以今天,即使是中學生被查問,也擔心被陷害而攝錄過程,保障自己,市民不信任警察,可見一斑。

從數據著眼,根據港大民調,佔領時對警察不滿意度,接近三成,兩年過後,至2016年,非常滿意和幾滿意的,只有六成左右。而今次支持七警集會後,雖未有數據,但前所未有的半個警隊撐罪犯,叫市民如何心安?

前處長李明逵的訪問和匿名督察投書媒體,相信他們是想挽回市民對警隊信心,但可以嗎?最好方法,還是把過往發假誓,作偽證,妨礙司法公正者繩之於法,否則,信心難以挽回。

文:羅永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