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躁鬱症患者看《一念無明》(上)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終於等到了一套有關躁鬱症的本土電影,昨日《一念無明》甫上映,我就跑去電影院看了。 ‬很多電影都談過抑鬱症,卻鮮有以躁鬱症為題,正正作為一個躁鬱症患者,實在感謝黃進導演帶給我們這套電影,讓大家更了解我們。要刻畫一個抑鬱症患者可能很易,但要描繪躁鬱症患者的起伏不斷的精神狀態卻很困難。

這篇文章不是一篇影評,而是透過電影的內容為大家解讀躁鬱症,導演完整地以畫面告訴觀眾這病的特徵,但一般觀眾單靠畫面未必能理解主角阿東行為的背後意義。故希望藉這文章,令觀眾了解多一點點,當然有少許劇透的成分。

電影一開始醫生就跟大海(曾志偉)說阿東(余文樂)的病與母親(金燕玲)的死沒有直接關係,相信醫生的潛台詞是「不過有間接關係囉!」沒錯,不管任何疾病,都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就算醫生都不會知道直接引病的原因,只能在病人曾發生的事情中作推敲。就我本身的經驗以及電影的內容,使阿東患上躁鬱症的原因有多個:

(一)與家人的關係:自小父母偏心小兒子阿俊,令他無法得到關愛。父母感情不佳,父親和弟弟在母親患病時逃避責任,只留下他自己一個背上責任,辭職專心照顧母親,可惜母親卻經常對阿東動粗。

(二)戀人問題:他的未婚妻Jenny(方皓旼)認為阿東應該送母親到老人院,違背阿東的意願,使二人關係緊張。

(三)工作原因:阿東公司將其團隊削大半人手,令工作負擔日重。

(四)個人問題:家人、戀情、工作多方面受創,此刻阿東更投資失敗,對自身價值有所質疑,導致所謂的壓力爆煲。

觀眾就電影可能未能分辨抑鬱症和躁鬱症,躁鬱症是一種雙極性的情感疾患,除了抑鬱症的低潮期,同時會存在情緒亢奮期(躁期),由於通常求診時都是抑鬱徵狀,使醫生都會開抗抑鬱藥增加大腦血清素,適量的血清素會舒緩病者的情緒,相反躁鬱患者服用過量抗抑鬱藥物,會出現異常開心、興奮的狀態。以阿東為例,他有躲在家中不外出、不洗澡的抑鬱階段;也有忽然熱情地和陌生人聊天、突然有計劃說要天台種菜然後靠此上市的大願景、隆重裝身約會等。這些都是躁期的特徵,當時無論劇中的父親,又或觀眾都可能以為這些事情代表阿東正康復,但當抑鬱和狂躁循環出現,就會發現「康復」是假象,很快就會再次投入抑鬱的狀態。

阿東由亢奮重新回到抑鬱的一幕是Jenny帶阿東到教會,Jenny上台見證,與所有弟兄姊妹「分享」阿東令她所受的痛苦,Jenny說神教會她寬恕,但台下的阿東卻因爲被重提傷疤沉入自責,離開教會後到超市瘋狂吃巧克力。

可能有觀眾不明白為什麼要吃巧克力,以為這是代表他瘋狂發作的象徵。事實上醫生都會建議利用巧克力中的苯乙胺(Phenylethylamine)成分,刺激人體自我製造多巴胺(Dopamine)和腎上腺素(Adrenaline),使自己有開心的感覺。有些病人會因此為了短暫興奮而對巧克力上癮,劇中的阿東就是一例,希望用巧克力逃避悲傷。

雖然《一念無明》只有短短100分鐘,卻很豐富地探討躁鬱症,因此,文章有下半部,請密切留意呀!

文:陳熊貓

Facebook Page:陳熊貓的獨白 Stories about a Bipolar Pa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