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躁鬱症患者看《一念無明》(下)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電影《一念無明》除了探討躁鬱症患者的心路歷程,個人認為電影著墨更多的卻是患者的身邊人。在阿東患病後,電影中有一些人物,如爸爸(曾志偉)、未婚妻 ‬Jenny(方皓旼)、鄰居等,他們都教會了我們如何和精神病患者相處。

阿東的爸爸大海是一個中港兩邊走的貨櫃司機,電影提到他和太太相處不佳,太太由結婚第一日已經覺得自己嫁錯人,認為大海無用,令他情願寄情工作,鮮有回家。就連太太病重時他都選擇消失,逃避照顧的責任。這些背景將大海定位為一個差勁的丈夫和爸爸,他自己在片尾都說過「做一個仆街很易,但唔係所有嘢都可以外判」,因此他嘗試慢慢步入阿東的世界,重新學習做一個稱職的爸爸,親自照顧兒子。香港很多家庭依然未接受自己的家人有精神病,但既然已成事實,為什麼不積極去面對,不止病人要接受自己不適,更重要是家長願不願意陪親人走這條路。

醫生多番叮囑阿東要準時食藥,所以大海的首要任務是「派藥」,這是看似很易卻是最難的工作,沒有人天生喜歡食藥,亦不喜歡被定義為一個病人,電影中阿東沒錯是接過大海的藥,但含在口中不久就到廁所吐出來。相信當時在天台跟阿東大喊「你有病,你需要人幫」的時候,大海已經很累,根本不知道應該如何幫助到兒子,我深信這些無助感你和我都經歷過。 ‬既然對精神病沒有認識,我們可以如電影裡的阿海主動看有關精神病的書、又可以參加社區舉行的家長輔導工作坊和最簡單的上網找資料,只要願意行一步,就能夠了解到身邊人需要的是什麼,亦能讓患者感受到自己被重視。

‬不過,千萬不要「幫倒忙」,未婚妻Jenny在阿東心目是一個很重要的人,他始終希望能再次和Jenny回到最初。可惜在阿東入院的時候,她成為了一個虔誠的教徒,已不是阿東當初認識的人。無論是患了什麼病,相信不少病人也曾經被邀請一起去教會,當然亦有本身已有信仰的,宗教的確是其中一個能使人心靈有所依靠的方法。Jenny的出發點是正確,阿東當時身在教會,Jenny的「分享」是希望借自己的過去鼓勵教友們學懂寬恕,同時讓阿東知道自己已原諒他。

但即使Jenny沒有公開揭開阿東瘡疤,阿東都會因為一下子被太多的陌生人包圍,產生「為什麼大家能如此輕易識朋友,我卻不行?」的想法,而感到無比壓力。朋友們應該小心,就算多希望病患不再躲在自己的世界,想我們快點重回社會認識多點朋友,也不能操之過急,先讓我們習慣與1,2個熟悉的朋友見面吧。否則只會造成反效果,令患者對自己更失望、更討厭自己連正常社交都無法做好,以致如電影中阿東逃離教會衝去超市狂吃巧克力減壓。

可惜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花時間認識並理解精神病患者,社會上很多人仍然存在誤解,當路人看到阿東瘋狂食巧克力的行為時,他們都沒有關心行為發生的原因,而是直接標籤這些行為是「痴線」,並抱著看戲的心態用手機拍片上傳網絡世界。就連認識阿東的鄰居看到這情景,選擇的不是阻止他人的歧視,而是趕回家中,與鄰居討論大海應該送阿東回「青山」,又或者要求二人一起搬走。

誠如大海在電影尾聲跟鄰居說的話:「我不求你們幫忙,只求你們不要落井下石。」這是電影中我最深刻的對白,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心聲。為什麼大家會主動關注癌症病人、殘疾人士等等,卻不能接受精神病患者的存在?大家都是病人,我們都不想生病,正如你患了感冒也不好受。我們並沒有要求大家用任何方式幫助我們,簡單的不要再用歧視的目光看待我們,就夠了。

文:陳熊貓

Facebook Page:陳熊貓的獨白 Stories about a Bipolar Pa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