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色

有個遊戲,我常跟家長朋友玩,不如現在跟讀者一起玩:

「請用十秒,看看方圓十里,有哪些東西,是白色的?牢牢記住,一件都不能少。」

「好,非常好,現在,合上眼。請說出方圓十里,有哪些東西,是黑色的?」

你,數得出黑色的東西嗎?我玩過,一件都數不出。

愛恩斯坦說,所有生物都是天才,但假如要求一條魚去爬樹,牠一生都會以為自己是死蠢。

多年來出席講座,家長最想聽的,是如何令孩子達到父母的期望。但我一直覺得,在此之前,還有更重要的一步:那期望,是什麼?合理嗎?

何謂「合理期望」,我猜,最簡單的演繹是,把一條魚,看成一條魚,不要強行在孩子身上找白色,而錯過了其他顏色。

為什麼一定要找白色?因為要入大學。為什麼一定要入大學?因為要在社會立足。立足,說白點,就是「搵食」。

完全不否認,人要開飯。於是,我找來數據,研究入大學跟搵食的關係。一般大學畢業生月入一萬,無風無浪幹十年,人工大概三萬,非大學畢業生呢?

攝影師、美容師、化妝師接工作,日薪數千甚至上萬,不出奇。教琴教畫教游水教打波,時薪數百,比學科補習更賺錢,還不用備課。

加入紀律部隊,簡直是高薪厚職。做小生意,多勞多得。如果光談錢,筆耕的地盤,還不如一個真的地盤,紮鐵比寫稿的收入高很多!

賺大錢的大學生,不是沒有,但不會是你,因為你根本不是念書的材料。勉強擠進大學門檻,你就是那個畢業即失業的籮底橙,何苦?

別強行在孩子身上擠出學業成績。每個人的色彩,都是與別不同的。珍惜孩子的真色,好好栽培,讓它開花結果,這才是真正的合理期望。

[黃明樂 wong_minglok@yahoo.com.hk]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