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中國夢:大陸票房沒有不可能 從《葉問3》風波看大陸近况

由甄子丹、張晉、泰臣(港稱泰臣)主演的功夫片《葉問3》於2015年12月24日在香港等地區上映,今年的3月4日,這部電影終於在內地上映,上映16小時之後票房已經突破億元人民幣(下同),而5天之後,全國累計票房突破6億人民幣,創3月單片最高票房的紀錄。

雖然該片屢創票房佳績,但自首映日起,已經有不少微博網友發截圖質疑《葉問3》涉嫌票房造假,不少截圖顯示該片排映場次均在午夜之後,同一個放映廳10分鐘一場,並且票價高達203元人民幣。甚至有網友曬出的是手寫票據,票上可見,網友買票看的是《優獸大都會》(大陸譯名:瘋狂動物城),出的票卻是《葉問3》。

事發後的3月7日廣電總局電影局下達通知對近日票務波動異常的情况進行調查。經核查,《葉問3》存在非正常時間虛假排場現象,查實場次有7600多場,涉及票房3200萬元。同時,該片總票房中含有部分自購票房,發行方認可的金額為5600萬元。最終,全國電影市場專項治理辦公室開出了「《葉問3》發行方大銀幕公司暫停發行業務一個月;全國73家涉事影院被通報批評;三家電商被嚴重警告」的罰單。

203元一張的票價

針對票房造假的質疑,《葉問3》的投資方上海快鹿集團3月9日發表聲明稱:「是個別院線為了謀求不正當利益而採取的個別行為,與我們無任何合作關係。對於個別院線打着《葉問3》的旗號,利用《葉問3》熱賣謀求不正當利益、損害《葉問3》聲譽的行為我們堅決反對。」而據《南方日報》報道,《葉問3》的片方早在3月6日已發布圖文回應此事:「十分鐘一場的排片!203元一張的票價!你信嗎?要黑《葉問3》請黑得更專業些吧!」不過很快宣傳方就刪除了這一回應, 8日下午,《南方日報》得到的最新說法僅是「我們僅作為宣傳方,無法回應這個問題」。

事實上,在《葉問3》之前,中國電影票房的亂象早已不是新聞。《北京青年報》刊載的〈懲罰太輕 花樣百出的「造假奇觀」何時能停〉一文中,作者詹慶生將其概括為偷票房與買票房。

票房「高開」其來有自

真.中國夢:大陸票房沒有不可能 從《葉問3》風波看大陸近况

「偷票房」指的是將B影片的票房挪到A影片的票房中去,這麼做的動機自然是利益。而他認為,某些機構也會為了通過主旋律影片的票房數字來彰顯文化政績,從而給予影院極高的分帳比,以製造出「票房奇蹟」的現象,影院會迫於行政指令的壓力而挪用其他影片的票房,從而發生偷票房的現象。而此次的《葉問3》所涉及的問題,詹慶生認為可能屬於「買票房」之列,即「發行方製片方與影院在影片上映之前簽訂協議,前者出資向影院購買影片排片,製造出首周票房喜人的假象,以刺激觀衆觀看欲望,拉抬後市發展」。一些大熱影片如《港囧》、《捉妖記》都曾陷入買票房的傳聞之中。

《葉問3》作為一部已經拍到第三集,仍保持着良好口碑的系列電影,按照常理來講沒有必要票房造假,但為什麼又出現了這樣的醜聞呢?曾報道歷史劇《雍正王朝》、《漢武大帝》的導演胡枚在3月11日接受《北京青年報》的兩會採訪時,談及電影票房造假的問題,她認為票房造假是一個複雜的、背後涉及資本運作的問題。「有些方面和股票市場相像,以至連名詞都互相借鑑。有的電影作為投資概念已經和投資者的股票關聯炒作,投資者的股票一升值,電影的票房不管如何,已經賺到大錢。」

《葉問3》的票房收益被多家金融機構認購,這其中不但有上市公司,還有第三方投資平台。而投資方在這些金融機構的助推之下,可能通過該片的高票房來推高股價,以謀求更大的經濟利益。《葉問3》票房的保底目標為10億人民幣,該片投資方上海快鹿集團實際控股的神開股份的公告中稱,該項投資預期年收益為8%,若電影票房超過10億元,投資方可獲得超額收益。

經濟泡沫一旦破裂

票房造假對電影產業構成了嚴重干擾,破壞了市場秩序。票房紀錄全靠片方自己鼓吹時,這樣的經濟泡沫一旦破裂,將會給電影行業帶來沉重的打擊。《南方日報》報道,「曾有內地導演感嘆,他的電影還沒上映,就已經被宣告『失敗』了,雖然表面數據不低,但很多場次都排在凌晨,因為有可能最終放映時排的是買了票房的那一部」。不止是內地市場,這種欺詐做法也引發了荷李活的擔憂,使一些沒有大量購票的電影公司開始擔心他們的影片會被由出品方人為推高票房的本土電影擠下銀幕。作為電影主創的演員對此也是愛莫能助,日前甄子丹在採訪中被問及《葉問3》在內地票房造假一事時,直言有留意報道,但票房的數字又是演員所控制不到的,發生這種事情對電影本身並不公平。

歐美又如何?

面對內地的票務亂象,國外又是怎樣防範這種情况的發生?《北京青年報》在一篇報道中總結了美日法三國的電影票房統計方法。在美國,票房向來是衡量一部影片收益的重要指標。「新華社記者曾採訪多名美國的業界人士,他們幾乎不懷疑美國電影票房的真實性,並認為完善的機制是防範票房造假的重要手段。」荷李活著名編劇安德森說:「在美國,片方除了要付給導演、編劇和演員等主創人員固定薪酬,往往還在合同中詳細約定了他們在票房淨利潤中的分成比例。」所謂的「票房數字」愈高,就意味着要分給演員的金額也愈多。而在鄰國日本,除了造假行為有着使企業破產的高額風險之外,日本的電影市場通過獨立機構統計電影票房,這些機構與製片方、發行方等發生經濟利益糾葛的機會較少,票房數字基本可信。歐洲的法國,與美日兩國都是通過票房來衡量電影收益的方式大相逕庭,在法國,電影票房是按照觀影人次計算,並非通過銷售收入來計算,觀影人數的多寡,只是用來反映出一部影片在法國觀衆中的受歡迎程度。

文:彭月

編輯:袁兆昌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6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