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史」近乎勇

有二三十歲香港青年說,自己尚未出生,未經歷過六四,談何記憶?每年都行禮如儀,集會有何意義?我問:屈原投江時,你都未出生,為何今年仍要放假去紀念他?每年都要放假吃糭,行禮如儀,這假期又有何意義?

「史」字本義:一隻手握住一支筆,意思就是記錄事件;這個漢字提醒人們,要有人用文字來記錄發生過的事,目的就是:拒絕忘記。今天青年享受着六四給香港的「好處」:當年香港人藉以提出民主訴求,歷經多年,香港方有今天民主化的選舉。在六四追求民主理想的人,同時影響香港民主進程,這段歷史,並非無人書寫;青年尚未認識歷史,不打算傳承香港人記憶,卻說人家行禮如儀,套用「人血饅頭」的說法,香港人(包括當年義正詞嚴譴責京官的議員)怎可以一邊嘗着人血饅頭,一邊說「人血」與我何干?

有遊客曾在德國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前,動作浮誇地拍照留念,引起全球爭議。香港則有一小部分青年,藉六四發表言論,為的似非公義,而是在網上刷存在感?這種行徑與拍照打卡的遊客無異。

知「史」近乎勇,請珍視香港給大家的一切。

文:柏豪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6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