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命枉死 星光大道的前世今生

長期以來,香港乃是在美國荷李活以外,全球第二個最主要的電影生產中心。在1993年的全盛時期,一年有多達242部港產片出品——此調不彈久矣,至2014年只得59部。但大家又可曾想過,現時每年多達5000萬的大陸訪港旅客,1980、1990年代都是喝港產片的奶水長大的。他們願意來港購物消費,除了由於成行成市的名牌店、電器舖、金舖和藥房外,多少也是對香港擁有一份特殊的童年回憶。

這正是批判地理學家大衛.哈維(David Harvey)在《叛逆的城市》(Rebel Cities, 2012)一書中,所描述典型的「集體象徵資本」(collective symbolic capital),大都會特有的魅力所在。它顯然不是由旅遊業界所能隻手打造的,甚至不是電影業界本身所能建立的——它是這座城市經年累月沉澱的文化底蘊,那原是全民共享的集體文化資產。

哈維的洞見在於,由於「集體象徵資本」與別不同和獨一無二,因此一旦能被「圈定」(enclosed)作為商品,將可賺取極可觀的壟斷性租值(monopoly rent)。這是後工業大都會建立城市品牌,確立區域或全球競爭力至關重要的因素;亦難免吸引大財團與統治精英結盟,將酒店、商場和連鎖店進駐該區,從而達到利潤最大化的目的——直到該區的文化特質被磨平殆盡為止。

10月8日壽終正寢

假如要數香港電影相關的文化地標,大家會首先想到哪些例子?邵氏片場抑或鑽石山一帶的嘉禾片場?電影資料館抑或百老匯電影中心?是王家衛電影中的重慶大廈和中環電梯?許鞍華電影中的深水埗和天水圍?抑或油麻地、旺角的果欄、茶餐廳和小販排檔?還是未來在西九M+博物館出現的各類電影藏品?

無論如何,我們均很難會聯想到星光大道。

兩星期之後的10月8日,只有短短11年壽命的星光大道便要壽終正寢了。追本溯源,星光大道乃是金融風暴下的產物,時任旅遊發展局主席的周梁淑怡,致力打造一些重新吸引遊客回來的新地標。回歸後內地旅客日漸增加,就更成為旅客增長的主要泉源。當2004年4月星光大道開幕之際,適逢內地自由行政策啟動不久,可說是盡享天時地利的優勢。

為何星光大道會建在尖沙嘴海濱呢?旅發局當初的如意算盤,是每年香港電影金像獎的頒獎典禮,都會在香港文化中心外面行紅地氈,星光大道正好作為年度盛事的背景。但不要忘記,香港文化中心和一帶設施由康文署(前市政總署)管理,在未被「殺局」之前乃屬市政局所管轄。當年曾曇花一現全民選的市政局亦曾討論此事,具文化界背景的議員深明這只是典型的「遊客陷阱」,抄襲荷李活的手印並不會帶來具本文化特色的景點,因此並不同意旅發局這項建議。

短命枉死 星光大道的前世今生
在提交城規會的文件中,所有實景構想圖中,皆再也找不到現存星光大道景物的蹤影。

2008年:新世界中心宣告玩完

結果旅發局遂發揮其靈巧的商業手腕,轉眼間便將新世界發展拉了進來,並於2003年宣布由後者自行斥資4000萬,將星光大道移駕於1980年代已落成的海濱長廊上,並由康文署委託新世界進行管理。儘管計劃好像毋須動用公帑一分一毫,因此亦可避過接受民意機構監督和問責;但實際上,政府同期亦花了1.6億元改善整個尖沙嘴海濱,實行「你出豉油我出雞」。

眾所周知,原來的海濱長廊除了有無限時間談心的情侶,又或習慣在該處跑步健身的市民外,很少人會老遠繞一大圈跑過去。當年新世界中心不少較為偏遠的商戶,包括大型日資東急百貨公司,均由於沒有足夠客源而無法營運下去。這便說明新世界願意斥資4000萬,確亦是「順理成章」之舉;亦難免種下了現時由新世界「活化尖沙嘴海濱」,所謂「順理成章」的禍根。當然,同樣眾所周知的是,儘管每日有數以萬計的自由客,「迫爆」星光大道拍下「到此一遊」的照片,還是無法令新世界中心起死回生。原已病入膏肓的劣質規劃,無論如何救亡也藥石無靈,最終於2008年藉着與地政署協議,在完全違反城規標準的高度限制下,拆卸重建成一幢高達70層的大樓。重建樓面面積多達320萬方呎,但據稱只涉及98呎的新增面積,故補地價總額只需14.38億元,每呎補地價僅為449元。

不說不知,同年亦發生了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前常秘梁展文,出任新世界中國董事的事件。而《壹週刊》則由於標題為「$400呎補地價,梁展文再醒新世界,尖沙咀起63層屏風樓」的文章,被梁展文聲言會控告誹謗。

短命枉死 星光大道的前世今生
2013年新世界文件顯示,整個尖沙嘴海濱一併考慮。

2013至2015:銅像手印怎樣處置?

既然新世界中心已經歿了,星光大道還有它的生存價值嗎?

到了2013年1月,星光大道啟用不足九年光景,康文署和新世界在海濱事務委員會的同一會議上,已分別提交梳士巴利公園和星光大道的活化計劃。值得注意的是,新世界當時已「老實不客氣」,把文化中心至尖東海濱長廊、整個尖沙嘴海濱範圍涵蓋在其概念方案之內。文件並對梳士巴利公園、星光大道、尖東海濱長廊和文化中心廣場分別提出具體改善建議。惟在2015年提交城規會的文件中,文化中心廣場卻不在康文署和新世界所謂「伙伴合作」範圍之列。

此外,無論是康文署和新世界2013年分別提交的文件,梳士巴利公園均建議用作藝術廣場和活動草坪,主要目的是提高公園的通達性、增加綠化和草地的面積,以及提供演藝活動的開放場地。康文署作為向公眾問責的政府部門,在文件中更隻字未提將會增加飲食設施。但在2015年兩者共同提交城規會的文件中,綠化和草地的面積卻大幅減少,新增了大量的商業和飲食設施。 整個活化尖沙嘴海濱計劃的地面建築面積,更是現存的接近四倍。

最為耐人尋味的是,在2013年新世界的文件中,曾詳細描述了星光大道的改善方案,包括增設噴泉、座椅、植被和吊橋等設施,而大道上的銅像和手印等,則明確將會擺放在原有位置上。但到了2015年提交城規會的文件,儘管多次提及「星光大道」的名字,但對於銅像和手印的具體擺放位置卻語焉不詳。在所有實景構想圖中,皆找不到現存星光大道景物的蹤影。反倒是在尖沙嘴中心對開的尖東海旁,卻會「作為展覽場地以展出香港電影業的發展歷史」。

2015年9月15日,康文署表示會與新世界就尖沙嘴海濱的具體設計和日後運作安排,加強及深化公眾參與,為期長達九個月。新聞稿中同時提到星光大道將於10月8日起關閉,以進行大型整修及改善工程。「工程期間,原置於星光大道上的香港電影金像獎女神銅像、『世紀之星李小龍』銅像、『香港的女兒梅艷芳』銅像及麥兜銅像等,將暫時遷移至鄰近的尖沙嘴東海濱平台花園,由11月15日起供公眾參觀;該處亦暫名為『星光花園』……待工程完成後,銅像和所有明星手印將重置於尖沙嘴海濱。」

為什麼新聞稿指待工程完成後,銅像和所有明星手印將重置於「尖沙嘴海濱」,而不是「星光大道」呢?究竟「星光花園」乃如官方所言只屬暫時,亦或明修棧道之餘,最終卻暗渡陳倉,趁三年後市民記憶變得模糊,便改口將它轉作永久設施呢?碰巧在早前提交城規會的文件中,亦隻字不提銅像手印的具體擺放位置,十一年前打造的「世界級旅遊景點」,未來又會以怎樣的方式處置呢?一直支持活化計劃的香港電影金像獎協會,尤其是作為新任主席的爾冬陞,又是否已經知悉箇中的玄機呢?

短命枉死 星光大道的前世今生
2015年文件(圖2)梳士巴利公園的綠化及草地面積,較2013年文件(圖1)大減。

2004至2015:見證佛地魔復活

回看香港2004至2015這十一年,其實亦是一段翻天覆地的歷史。由於回歸初期遇上金融風暴,香港地產市道一落千丈,董建華政府急欲尋找經濟出路,便不問情由,藥石亂投,不少所謂創意、文化、旅遊的項目,都在那個時候倉卒上馬。但自2003 SARS過後不久,董建華黯然下台,香港經濟發展的大方向,已落在中央主導的新方向上。儘管十多年來,自由行政策仍一直成為香港依賴的收入來源,但實際上整個經濟結構並無根本改變。在2006年曾蔭權上台之後,就更與大地產商過從甚密,很快又令香港重新回到地產主導的老路上。

然而,董治時期一手推動的大量「公私營部門合作」(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卻並沒有適時同步被淘汰,不少保育和文化項目仍原用此一模式,例如昂平360、啟德體育城、西九文化區的演藝設施以至多項活化歷史建築項目,斷斷續續惹起不少爭議之餘,政府亦早於2008年修訂相關指引,特別着重防止官商勾結的潛在風險。反倒是康文署現時砌辭「伙伴合作模式」,卻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無論如何,筆者已就活化尖沙嘴海濱明顯違反公私營合作指引,包括須進行具競爭性的招標程序,擬備清晰及具透明度的評選準則,即使是財政獨立項目,亦應先向立法會諮詢等,向行政事務申訴專員公署投訴並獲受理,相信專員亦會還公眾一個公道。

星光大道至今仍吸引大批自由客,作為他們童年回憶的一種廉價補償;但對特區政府和大財團來說,這只是董治時期遺留下來的「雞肋」。它和香港的電影業一樣,均被權貴視作早已遠去的集體回憶,而不再具有任何現實的社會經濟價值。至於抄襲荷李活的銅像和手印,就像傳說中的「食死人」一般,在「黑魔王」復活之後,已再無生存的必要。

(作者為土地正義聯盟、維港海濱關注組成員)

■【延伸閱讀】

鄒崇銘:《流動、掠奪與抗爭:大衛.哈維對資本主義的地理批判》,台灣南方家園出版社,2015年。

康文署九月十四日新聞稿節錄﹕

康文署加強公眾參與尖沙嘴海濱設計

現時由新世界管理的星光大道將於十月八日起關閉,以進行大型整修及改善工程。發言人指出,該處的橋樑結構建於一九八二年,至今已落成三十多年。由於自然損耗及橋台上設施老化,故須進行整修及改善工程以應付訪客和運作需要。工程約於二○一八年年底完成。

工程期間,原置於星光大道上的香港電影金像獎女神銅像、「世紀之星李小龍」銅像、「香港的女兒梅艷芳」銅像及麥兜銅像等,將暫時遷移至鄰近的尖沙嘴東海濱平台花園,由十一月十五日起供公眾參觀;該處亦暫名為「星光花園」。星光花園亦會展示原置於星光大道上的明星手印,其中十至二十個手印將由十一月十五日起展示,而全部一百零七個手印則會於二○一六年第一季起在花園內重現。待工程完成後,銅像和所有明星手印將重置於尖沙嘴海濱。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