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上流:日暮途遠,休歇枉然——論青協提倡休學年

香港青年協會轄下的研究組織「青年創研庫」在上月底發表研究報告《高中生對「休學年」的取態》,指出大部分受訪中學生贊同推行休學年計劃,並引述數名專家意見,支持休學年具備多種好處,結論是建議政府及各界支持休學年計劃,供高中畢業生參與,使他們適當地規劃人生。

報告引述專家所言,指「現時生涯規劃及中學教育比較偏重單向式向學生傳授知識或經驗,缺乏讓學生有自主探索和體驗的機會。」(報告頁ii)休學年為學生提供各種機會,包括工作實習、造訪外地、學習新技能等,正好應付上述專家所說的問題,這也成為本報告推銷休學年的關鍵依據。

若當面詢問中學生是否贊成推行休學年,多半贊成。姑勿論他們會否希望從繁重的學業中休息、趁機遊玩、逃避責任等,他們也自覺生活體驗貧乏,亟需機會增進在學時未能獲取的經驗。就連文憑試中文科寫作考卷的評卷報告,也常批評考生日常體驗不足,導致文章內容空泛,講得道貌岸然,彷彿教育失敗的責任全在學生,卻有多少人細想青少年生活體驗闕如,原因何在?

不知是誰說起,叫中學生面對公開試時「搏盡無悔」,好像這場考試重要得要用性命換取,得之則獲天下,失之無以保父母。當考試是青少年生活的焦點及終點,他們——以及週遭的人——認為撇除基本所需外,生活各個環節就該有效輔助考取優異成績,否則補習怎能大行其道?連英文造句犯上文法錯誤的人、粵音多有錯讀的人也鯉躍龍門,獲塑造成「名師」、「巨星」、「考試專家」,也拜這場要求黃毛小子熟諳遊戲規則的考試所賜。面對眾人皆視作災難般的考試,注意力、時間放在學業上,是大部分學生所為,他們難以在課餘增進生活體驗,眼內心上,只有書堆。其他沒有跟上大隊的,多半自知力有不逮,迎戰大敵,早已棄械投降,但表現出來的卻是頹廢、無所事事,卻一直不知除考試一途外,還有何方向,自然沒有拓展生活體驗。

一場在少年時代出現的考試為何如此重要?一般說法離不開擁有高學歷可以享有高薪厚職。現今一個學士學位是否高學歷,有此學歷者的職位、薪酬普遍如何,注意社會狀況的自可知曉,奈何大眾仍不認為做運動員、技師、工匠、學徒是有出息的,萬千人擠擁着爭奪一人的座位,猶念「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高在何處?原來不過是薪高糧準,地位顯貴,這可是實況?二十年前或許是,套在今天的中學生身上,不是無知,便是虛妄,橫施金剛箍。

教育制度令青少年經歷太少,這制度部分源於社會風氣(還有政治、經濟等複雜因素,姑且不提),專為青少年服務的青協不正本清源,呼籲糾正中學六年來名不副實的「全人教育」,轉而旁敲側擊,提倡為期一年的休學年,難以不被人質問︰那一年可抵銷六年不適當的教育所虛耗的光陰?如是,搞六個休學年,豈不更佳?青協若彬彬有禮,回答這只是補償的方案,又為何大費周章研究休學年,卻不敢正視常規教育的根本問題?

或許青協已想到這處了,已舉辦休學年計劃,據官方網頁的介紹,這計劃獲政府的「攜手扶弱基金」贊助,恆生銀行「全力支持」。青年創研庫在是次報告也不忌諱地介紹此計劃,指這是本港休學年發展情況之一。掛上研究的專業衣冠,內藏推銷活動的立心。或許這又是「誅心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重回休學的話題上,若學習已成生活一部分,何須強調休息來增進學習?學習與生活分離,又是哪裡出問題?休止一年,便可使今日暮靄沉沉的學風重拾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