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在,火不會滅

《明報》解僱安裕的消息,讓人震驚;手法如午夜凶鈴,讓人寒心;理由簡單粗暴,難以服眾。

我不認識安裕,只在新聞集會見了一面,卻是「安裕周記」的讀者。他的文章視野廣闊,見解獨特,不隨波逐流,筆鋒常帶感情,有讀書人的學養和情操。

亂罵亂嚷的時代,這樣的文章愈來愈少,是《明報》難得的健筆。但執行總編輯的價值始終是新聞,安裕在反23條立法、反國教事件、李旺陽「被自殺」等報道,都是傳媒的領軍人物。

這些事,都是黑色的記憶,想起來,猶帶憤懣與激昂,有良知的傳媒人,總會藉新聞與港人同呼吸,堅守香港的信念和價值。

這些重大的新聞,都指向中央與特區的錯誤,不被當權者喜歡,而被遷怒的對象,首先是報道事實與真相的傳媒人,尤其那些具影響力的領軍人物。

這些年,看過不少敢言的傳媒人,被千奇百怪的理由清洗,背後的原因只有一個:他們忠實地傳播了人民的聲音和希望,動搖了專權者的權力和欺騙。清洗過後,傳媒人沒有因而沉默,總是一代代薪火相傳,傳承着揭露事實與真相的勇毅與氣節。

像這幾天的《明報》員工,在報社門前凝重地舉起「不明不白」的標語,在編輯室不懈地追問解僱安裕的原因,如火的眼神,堅毅的憤怒,不屈的意志,讓我毫不懷疑他們的真情與至誠,印證着魯迅所說:石在,火是不會滅的。

超過50年了,還是小學的時候,我已是《明報》讀者,追讀金庸的武俠小說。那時,怎想到有一天,竟是《明報》的被訪者和作者?

50多年的因緣,讓我更珍惜《明報》。何况,當中幾代的編輯和記者,曾與我一起在立法會木人巷長大呢。

我深切認識他們:勤懇、努力、真摯、熱誠,是《明報》極珍貴的人才。如今,看着他們受到一波波的傷害,難過極了。

近4年,《明報》三易其將帶給員工的折騰,張曉卿先生可會思量:幾代人艱苦建立的《明報》,一旦毁在先生手上,香港報業史會留下甚麼評價?

然而,無論環境如何惡劣,我仍請明報人守護傳媒,敢說,敢怒,敢罵,敢打,在可詛咒的地方擊退可詛咒的時代!

(編者按:《明報》集團於420日發聲明表示: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

原文載於2016425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