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琪:貓咪.作家.編輯

觀看《貓咪收集之家》試片,發覺與預期不大相符。片中當然有貓,但主體其實描寫一個青年文藝作家,以及一個很年輕的女編輯。

不符預期,反而有些可喜。因為我對《貓咪收集》手機遊戲無知亦無興趣,一向對日本貓片更無好感。很久以前看過《子貓物語》,故意把可憐貓兒抛到海邊和地洞苦苦掙扎,乘機煽情,實在虐待狂,拍攝者絕非真正愛貓人士。後來日本動畫《貓的報恩》亦不好。只喜歡小林誠的貓漫畫《我愛米高》。

《貓咪收集之家》好在沒有虐待貓,亦沒有逼貓做戲。這作家成名後難產,養了貓才恢復靈感。最可愛是女編輯清麗純品,熱心盡責,不斷親自長途前往作家的家中收稿,可見日本保持古風,尊重作家。我們早在傳真機時代已經不用人手交收原稿了。

片中作家用電腦打稿,妙在屏幕格式和原稿紙一樣,照足漢字傳統,由右至左直行,再列印出來交稿,很正規。我們中文電腦打字也可直行,不過通常慣於橫行了。現在中文書刊大多橫排,日本和台灣則仍多直排,沒有貪新忘舊。

記得有部以色列片,猶太作家用電腦打希伯來文,原來由右至左橫行,跟歐洲文字方向相反。阿拉伯文也是由右至左,和希伯來文同屬閃語系。其實舊時香港中文報章橫排標題也由右至左,後來學了大陸,一律由左至右。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