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水

最近一場公屋含鉛水風波,成為聲言要重民生、搞經濟的現屆政府一次重大考驗,可惜連日政府「唧牙膏式」的解釋,予人包庇承建商的態度,對市民所急反應之緩慢,不好意思,要給這個政府處理民生的表現打個不及格分。

起初,政府顯然是低估了鉛水問題的嚴重性,甚至令人覺得當局大概認為提出這議題的政黨尋釁滋事吧,所以在政黨公布有關水質化驗結果5天後,才首次確認啟晴邨食水含鉛量超出世衛標準,至第9日,才確認由同一水喉匠負責的另外兩個公屋屋邨,同樣有食水含鉛超標的問題,反應之慢,絕不合乎市民對政府處事效率的期望。試想,居於第二批證實食水含鉛的葵聯邨和水泉澳邨居民,在等候政府化驗結果的這數日間,是如何憂慮不安,擔心飲用不安全食水,政府可曾向居民提供食水和水車等協助。

除了受影響居民,另一個教市民不安的,是政府當局一直對有關工程的總承建商中國建築,採取較坦護的態度。起初房屋署長應耀康,以「驚讀錯名」為由,沒有即時應傳媒要求公開中建的名字,甚至在其後多次會見傳媒的場合中,都甚少提及中建這公司名稱,但另一邊廂,水務署卻高調點名指出負責水喉工程的水喉匠林德深身分,予人覺得當局是否刻意要「政治正確」,不想這家中資大企業成為眾矢之的,故將焦點推到林先生身上。

外間有這樣的猜疑不足為奇,回看1999年的圓洲角居屋愉翠苑短樁事件,當年房委會成立獨立聆訊小組調查,雖然報告未出,但時任房委會主席的王䓪鳴已以強硬的態度,表明考慮「永不錄用」圓洲角居屋地盤承建商亞太土木工程作為懲罰,而當時的房屋局官員,亦言政府會積極支持房委會的做法。今次鉛水問題之嚴重性,不亞於當年的短樁事件,但處理這淌禍水的手法和態度,已是此時已不同彼時。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大陸建材出事?)自九十年代短樁案後,房署驗收就極為嚴謹,今次大規模出事,恐怕不是一兩個水喉匠的責任,或是材料出事,卻仍然發出合格證,導致下游用戶全部中招,跟台灣地溝豬油事件相似…全文:http://wp.me/p2VwFC-dTBEdkin #鉛 #建築 #公屋 #評台

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Thursday, July 16,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