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為王?報業的平台板塊飄移

近年報業發生很大變化,傳統印刷報紙讀者流向網上平台,廣告收益情况也不理想。香港報業公會主席甘煥騰先生最近兩度撰文為報紙打氣,表示「紙媒不會死」,只是讀者的閱讀習慣改變了,社交網絡助長了假新聞,大家仍然信賴傳統媒體。

近年新的新聞平台不斷湧現,這些平台很多在網上流通,它們和傳統的新聞平台不同,互相連結影響。本文旨在比較不同平台的讀者使用習慣,及看這些新平台帶來了什麼影響。

我和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的同事,在過去10多年追蹤香港市民的閱報習慣,發現有明顯變化。在2010年,收費報紙、免費報紙和網上平台可說是「三分天下」,它們各自有「龍頭」機構,收費報紙以《東方日報》和《蘋果日報》最多人看,免費報紙則以《頭條日報》領先,網上平台由《蘋果日報》和Yahoo!帶動。當時收費報紙的閱讀率最高和時間最長;很多人看3份中文免費報紙;而看網上新聞的平台分佈頗廣。市民每天看收費報紙的時間,平均約為50至59分鐘;而看免費報紙及網上平台的則為30至39分鐘。

到了2013年,我們的調查增加了移動平台的題目,發現其中以《蘋果日報》一枝獨秀。移動平台和網上平台的性質相近,效果是令網上媒體所佔的份額增加。在2016年,社交媒體大行其道,facebook成為主要傳播載體,使用的比例及頻率均高。

清晰趨勢:印刷版持續下降 移動版上升

從表1可見不同報紙平台在近年的情况。收費報紙的閱讀比例在近數年下降了一成,每周看的頻率也下降了;但它的網上讀者有明顯增長,看的份數也多了。不同的收費報紙均有跌幅,銷量高的報紙下跌得更明顯。免費報紙的情况相對穩定,而看免費報紙的份數增加了,看的天數也有上升。《頭條日報》的讀者比例先升後跌,《am730》和《晴報》則有上升,《都市日報》就下降。

網上報紙在近數年的波動頗大,走勢先跌後升,可能是受到移動平台出現所影響。《蘋果日報》的網上讀者上升,但Yahoo!、《明報》和《星島日報》的讀者就下降。移動平台迅速增長,無論是在閱讀比例、天數和份數都是如此,當中以《蘋果日報》、《東方日報》、Yahoo!和《明報》的移動平台有驕人升幅。

社交媒體的出現,對其他報紙平台有明顯負面影響,首當其衝是印刷收費報,其次是印刷免費報。相反網上新聞和移動新聞均有增長,看的人多了。

我們可從表2看到不同報紙平台近年的走勢。收費報紙的印刷版下降了,網上版也有下跌,但其移動版則上升,整體來說打成和局。免費報紙的印刷版略有下跌,移動版的出現補回網上版的損失,所以整體免費報紙的讀者尚算平穩。免費網站及純網媒的網上版有些波動,先跌後升,而其移動版近年有明顯升幅,所以整體仍有增長。印刷版持續下降而移動版上升,這個趨勢在近年非常清晰,看來這個走向仍會繼續。

總括而言,新增的網上平台、移動平台和社交媒體目前佔了優勢,收費報紙的印刷版雖在下降,但仍佔整個市場第二大的份額。免費報紙情况平穩,網上報紙則有波動,但結合移動版仍有升勢。以移動媒體作為主力的平台,其上升幅度很快。

報業需重新認識讀者

以前人們說新世代的媒體是以「內容為王」,後來有人認為應是「讀者為王」。現時平台的角色愈加重要,可能變成「平台為王」。平台之中以移動媒體帶來的衝擊最大,那麼是否會是「移動為王」?科技發展令讀者的習慣改變,新聞業正面對挑戰和需要變革,報業範式轉移早已開始。

《東TOUCH》於2016年底結束印刷版,其前總編輯慨嘆:「以前別人付錢買資訊,現在似是求人看我們的資訊」,「表演者愈多,觀眾好似愈少。」現時報業需要重新認識讀者、連繫讀者並尊重他們的經驗,及要多注意網上閱讀、網上連繫和讀者發展,否則報業的寒冬只會更長。

報業的整體讀者人數上升,市場似乎變得更大,但同時有更多新聞機構和平台在競爭讀者的時間和注意力。個別機構如何能在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還要看它能否同時有創新的想法和獨特的做法。

作者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5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