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勤達人Famous Carol 特事特辦,荒謬 空總唔妥協

(空勤達人Famous Carol空總總幹事吳敏兒(圖﹕劉焌陶))

個多星期前,爆出梁特首為了替快要登機的女兒拿回遺留在禁區外的手提行李「特事特辦」,當時身在英國的空總總幹事吳敏兒(Carol),第一個反應是「覺得不可思議」。做空姐二十五年,她說從未見過這回事,隨即問英國美國澳洲的同工,都說最多只是總統級的人才有特權,而誰有特權、有什麼特權,該早就白紙黑字寫明;况且,「特首跟總統,仍有好大距離吧?」數小時後,她愈想愈憤怒,然後接下來的一星期,她帶頭組織今天的機場靜坐,空勤抗爭,這次好像第一次脫離了勞資問題,但她強調行動不指涉政治,「佔領機場」的說法亦是被扣帽子,靜坐,是為切實的勞工安全問題。「運了炸彈入去都得啦?炸死的是我們,不是你梁特首。」

二○○三年,吳敏兒一手成立英航香港工會,帶被剝削的同工走過十三年艱苦的抗爭路,由搞工會被打壓、頂着懷孕九個月的肚打官司打至英國終審法院,最後成功令英航為打壓工會員工道歉、把香港員工的退休年齡由四十五歲延至六十五歲。她的事迹,傳遍英國業界,總公司當然看在眼內,空姐碰着她,反應會像電影裏少女遇見超級英雄般瘋狂﹕「You are Famous Carol? I can’t believe it !」

維護專業 確保飛行安全

在事件發生後,空總收到很多人查詢,表達憂慮,吳敏兒說,靜坐是因為他們看到業界和社會反應,認為該代表業界站出來,告訴社會,這個問題出在哪兒。「特權不特權,留待政治人物、議會處理,我們要讓人知道,為什麼我們不妥協。」機管局、民航處及保安局一直強調事件未有違反國際組織訂立的航空保安規定,國際民航組織(ICAO)至今拒評事件。「ICAO是聯合國的組織,由193個政府組成,香港是193分之一,需根據協議在香港制訂相關規則。你不能一邊定規則,一邊犯規,然後還說沒犯規。」一般人看空姐,吳敏兒說大多只想到靚不靚、或者顧客服務,但她說空勤的訓練,首要是安全及緊急事故處理,對航空安全有專業嚴謹的要求,「我們每年都要考一次safety,不合格就炒得,飛機緊急降落,打開艙門放乘客出去的,不是消防員,是我們」。而所謂的嚴謹,是絕對的一絲不苟,她說近年乘客的確愈來愈惡,但空中服務員也有一套處理準則確保飛行安全,不容許妥協。「有些客上到機艙無理取鬧,空勤是可以請他下機,再把他的行李卸下才起飛;一上機就滿身酒除,同樣,請下機」。

空勤達人Famous Carol 特事特辦,荒謬 空總唔妥協

(維珍航空香港空中服務員工會去年發起野貓式罷工。吳敏兒(前右)到場支持。(資料圖片)

工會勞工政策 離不開政治

「這或許是空總的命吧。」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成立不足半年,就要組織一次靜坐。香港航空業的工會,正式註冊的有四個,國泰、港龍、英航、聯合,一直以來各自向自己的公司抗爭,十年前,四個工會組織空服聯盟,但並沒有註冊,一起為勞工問題上過街。投身工會愈久,吳敏兒說她逐漸知道社會上的事跟工會有很大關係,勞工問題,其實離不開政治,如果政制政策與政治總是千絲萬縷的話。「沒有普選,就會像現在的政府、議會,傾側商界,關乎勞工的議案,怎可能通過?」這幾年,香港的勞工法例好像進步了,但同時集體談判權被擱置、侍產假由七天變三天。在這種局面底下,吳敏兒認為,「工會一定要保持高調參與」。醞釀多年,空總去年十一月終於成立,會員達八千人,她眾望所歸是第一屆總幹事。

帶領英航香港工會 13年爭權益

眾望所歸,因為在這之前的十多年,她一直帶領英航工會跟遠在英國的公司抗爭,身經百戰,當中不少是勝仗。眼前的吳敏兒,開朗豁達能言善辯,百忙之中跟我談了足有三小時,但提起這條路,仍是非言語能難以形容的艱苦。「我已不記得,怎樣捱過那段日子。」

二○○三年,SARS把航空業推進谷底,英航宣布不裁員,但一再減少員工工作日數,轉為75%兼職,即人工打七五折、假期每月多一星期,更單方面把員工的第十三個月糧自動扣減三分之一,「共度時艱」。這種「75」兼職制度,維持了兩年半,香港百多個英航空勤,白白少收了十個月薪金。「因為『75』,我們每月多一星期假,常交頭接耳,開始討論公司常常只單方面做決定,沒跟員工商量,有人說,鬼叫我哋無工會?為何我們不可以有工會?」

空勤達人Famous Carol 特事特辦,荒謬 空總唔妥協

(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早前開記者會公布今日集會安排,要求民航處清楚交代事件。(資料圖片))

英國工會規模好勁 香港沒有

那時候,吳敏兒每次的飛行工作動輒上十天,香港飛倫敦,再飛北京,回到倫敦,第四站才回香港,一個航班上,十五個空勤,三個是香港員工,其餘是英國人。她說,飛行時,常在半空中聽說英航工會的事,「只知道人哋好勁,只知道我們個base(香港)沒有」。英航機艙服務員工會BASSA,會員人數逾萬,是英國規模較大的工會之一。興起成立工會的念頭,可是無從入手,吳敏兒於是請教BASSA同事,如果要搞工會,該往哪裏拿批准?「哇,問了之後,他笑咗好耐,說﹕Carol,無人需要問准的。」吳敏兒被當頭棒喝,又覺得尷尬極了,一直以來,香港員工被灌輸公司很嚴厲、有紀律、講規則,搞工會,該也要有根有據吧?「成立後,通知公司、與他們坐低會面、要求公司認可工會便可。」

懷胎4月 與公司打官司

工會成立的過程,遇到的困難不多,最吃力或許是熟讀員工守則,足足花了幾星期。「如果我作為主席也不清楚守則,我們如何可以據理力爭?我試過一次出洋相被嘲諷:你做工會代表,完全唔熟守則㗎?唔怪得人人說你只想搏出名。」

工會成立後,艱難的日子才開始,為了第十三個月糧被扣三分之一的事,吳敏兒首次與公司對簿公堂,其間在她懷孕四個月時,父親過身,她大着肚子辦後事、打官司,「面對法官、幾十個同事來聽審、上司與你對壘,又驚BB在法庭出世」。幾經艱辛,她第一次打勝官司,二十一日後,她誕下幼子。港台後來把這段日子拍成半紀錄片,當時吳敏兒看後,淚如雨下。

空勤達人Famous Carol 特事特辦,荒謬 空總唔妥協

(早前多名市民到特首辦外請願,質疑梁振英濫權,批評事件破壞機場保安標準。 (資料圖片))

步步打壓 收警告信

然後,打壓一波一波地湧至。復工首天,她收到管理層的電話,說要為她向傳媒談及公司的報道跟她談,沒想到那是長達一小時的激烈辯論。「他們說,我是英航空姐,任何時候都沒權不問公司就向媒體談及公司的事,還舉起一本員工守則,說『難道這不適用於你』?我說,那篇報道是寫工會主席,工會主席不受限制,那守則,適用於一個空姐,但不適用於工會主席。」沒多久,吳敏兒到英國接受產後培訓一星期,其間收到英國總公司負責所有國際員工的經理日夜留言﹕「你小心聽着,明天下課後,我要你來見我。」剛巧培訓班有兩個BASSA同事,知道她的事、看過文件後,說BASSA會替她出頭、找人告訴經理﹕Carol不會來。「哇,那時我才知道,把炮的工會,可以係咁型。她們說,知不知道一個經理要見一個員工有什麼程序?但凡準備或正式紀律處分,都是極嚴重的事,僱傭雙方都不能走錯一步,而經理沒跟程序。」

行李不翼而飛 機場疑被跟蹤

在英國,因為有BASSA,吳敏兒算是逃過一劫,但回到香港,她再次被召,再次被痛斥警誡,還收到五頁紙的警告信。吳敏兒求助職工盟,最後勞工處控告英航歧視工會員工,英航認罪罰款。不過,在回港打官司前夕,她其實在英國遇到怪事——從北京飛到倫敦後,她寄存的行李,不翼而飛,她於是在希斯路機場四號客運大樓找至一號客運大樓,沿途卻總覺得有人跟蹤她。「那是個外國人,唔知佢做乜,去搵車又見到佢,去搵行李又見到佢,最後在一個無人的月台,好驚,心想難道佢要殺咗我?我當時覺得生命受到威脅,那一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於是,她在月台向那人歇斯底里地大叫,「我要讓他知道,我見到他」。然後,那人消失了,吳敏兒崩潰地在月台嚎哭。她沒說這事是誰做,只說時間上很巧合。「為什麼做到咁?那種痛苦,我不想再有其他人重複我的經歷。」

45歲要退休 赴英告公司年齡歧視

同一時間,英航員工開始被退休年齡的事困擾,由舊合約轉至新長約制後,員工守則訂明需在四十五歲退休,夠鐘被叮走的空姐,二○○三年出現第一個,但英國員工的界線定在五十五歲。吳敏兒認為這守則不公平,決定到英國法院,控告英航年齡歧視、種族歧視。她先是在英國求助BASSA所屬的總工會Unite the Union,遊走Unite的財政部門、法律部門,花半年時間游說Unite全力資助她打官司——吳敏兒試過,自己找律師諮詢,單是面談討論一小時也要450鎊,後來在當地的勞資審裁處打官司,資金雄厚的英航已動用女王御用大律師壓場。

空勤達人Famous Carol 特事特辦,荒謬 空總唔妥協

(吳敏兒曾指控英航歧視其工會身分,並監察她,英航就此事被控違反僱傭條例,被判罰5000元。(資料圖片))

「Congratulations」 勝過所有辛苦

工會要跟大企業打官司,沒資金的話,所謂爭取權益根本無從說起。二○○六年七月,官司正式展開,吳敏兒卻形容是出師不利,兩次延期。她說,延期是最磨人的,「在公司肯讓步之前,夠四十五歲的員工陸續要離職,四個月可以有十個人,我們好想盡快停止這局面」,其間,不停的文件來往、蒐集資料、來往英國與律師見面討論,同時為了要到英國上庭,每每要向處處刁難她的公司申請假期。「幾經艱辛,終於等到上庭的日子,律師才說大狀病了,無法上庭,我不知道哭了多久,一個人走在街上,那年冬天,4℃,法院距離酒店不遠,但,路就是走不完」。然後,吳敏兒由要求翻譯但律師勸阻,到像電視劇般在庭上被盤問至淚流滿面,二○○八年,終於捱至結案陳辭的日子,審訊結束,判辭卻再等了半年,○八年年尾,律師寄來的電郵只一個字﹕Congratulations。吳敏兒說,那是幾年來最好的聖誕禮物。隨後幾年,英航不服判決,一直上訴至終審法院,至二○一一年,英航突然中止上訴,提出和解,英航原本只肯賠款,後來答應讓已退休的員工復職,其他員工的退休年齡與英國員工看齊,「準確來說,年齡沒有上限,不過一般會在六十五歲退休」。吳敏兒說,歷時五年的官司,她捱壞了身體,一度嚴重貧血、胃出血、月經流血不止,其間還遇到同事的排擠和仇視,認為她搞壞公司的名聲、僱傭關係,「有些非會員,在單獨向公司提出以較差的條件換取延後退休後,知道我們贏了官司,想我們幫忙爭取,與我們看齊,但真的很難,合約是你談回來,條件是你開出,我們工會怎插手?」

兩孩媽媽 搞工會做空姐

這麼多年來,吳敏兒全身投入工會的事,偶爾有小官司,她為省錢都乾脆自己入稟、學寫證供,同時她繼續全職空姐的工作,獲得的乘客讚賞不少、病假也沒多請,她說,這或許就是當日英航想盡辦法去除眼中釘卻最終沒成事的原因。不過,這女鐵人不止「打兩份工」,她還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她說,無論怎忙,家庭也是她的第一優先。人們覺得她像有三頭六臂,但她覺得事在人為,只要能把時間安排妥當便可以,雖然這大概是她把身體捱壞後才真正學會的。工會會務,大多在丈夫孩子上班上學時才做,晚上盡可能都會在家吃飯;她教孩子,也有一手,認為陪伴孩子的時間,質比量重要得多,「要用心觀察,孩子喜歡吃什麼?熱還是冷?喜歡玩什麼?放假跟他們到公園,癲一陣都好開心,回到家,食飯的食飯,做功課的做功課,要做的就做。我做不到像現在有些媽媽,每天在家紮定馬等孩子回來督促功課。孩子起初不合格,由他吧,告訴他錯在哪兒,他自己要努力,讓他知道,那是他自己的人生,不是媽媽的人生。現在有好多媽媽,把自己的人生投射在孩子身上,孩子考到名校,等於自己入名校。他們總有一天要自力更生,要成長,連照顧自己的本能都沒有,媽媽幫得多少?」

縱使不是日夜監管督促,孩子反而懂事聽話、關係融洽,吳敏兒提到幼子,總笑說他是個肥仔,「有一次買了兩條金魚給他,早上女兒告訴我,金魚死了,因為弟弟把熱水倒進去。我立刻問他為何要這樣做,咁變態?他卻含淚說:昨晚我怕牠們凍……」語畢,她哈哈大笑,她與孩子,一樣善良。

原文載於2016年4月17日《明報》星期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