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應該是新舊交替之時

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得獎結果塵埃落定,在此恭喜所有得獎者,特別是《樹大招風》、《一念無明》和《點五步》。

其實筆者每年都特意收看整個頒獎禮,雖然今年過程有點平淡,驚喜不多,但今年總有種新舊交替的感覺,若今年的得獎結果還不能真正讓年青一代導演在本地影圈奪得一席之地,相信香港電影業未來只會慢慢老去。

過往多年時常還聽到電影業前輩仍然講著香港電影曾經有多輝煌,當年如何打拼、如何努力等等,的確這是香港電影歷史中不可或缺的年代,然而一切已是過去,當時和現在所面對的問題已經大大不同。今年頒獎禮一開首是對一代香港電影連環致敬絕對沒有問題,不過後來整個過程已反映出兩代人的分野,不少頒獎嘉賓的發言令人感到兩代電影人的迥異,如有些人口裡說著支持年青後進上位,但會感覺其身體語言已出賣他、新藝城一眾創辦人還「開口埋口」獅子山的維穩精神等等,只是這一代的電影人已經不是活於那個年代,他們要編寫的是自己真正面對的環境。

如在《樹大招風》中,由三個賊王出發,三人由高峯跌落低谷,點出香港回歸前後的差異;《一念無明》直視我城一直存在的社會問題;《點五步》象徵年青人經歷港英香時代以至後雨傘時代的成長過程,還有《幸運是我》、《骨妹》等等都正正是這一代電影人訴說當下的環境,從中也正在建構這一代的歷史。

當這班新晉電影人都正在努力建立現代的電影時,希望上一代的電影人能夠真正放手;相信他們在尊敬上一代的好電影時,也希望你們提供空間甚至支持他們去拍攝新一代的香港電影。

文:電影‧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