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變身先! 葉偉青「重機」創作談 文:袁兆昌

香港書展閉幕,回顧文化人與作家演講,讀者排隊求索簽名,豐收回家。場內外眾聲喧嘩,有村上春樹作品被「包膠」的,引發爭議,亦有各路人物陸續發表新作。數年前,書展彈起了《香港彈起》,掀起立體書風潮,今年一冊《香港重機》,用香港交通工具與街頭裝置繪出機械異想世界,手筆出自武俠小說作家喬靖夫御用畫家——葉偉青,同樣引起傳媒關注;更與人合作,在展場內推出創意玩具。出版社創造館老闆余兒說,這個玩具機械人在書展初期,帶來多少都已售清,急急補貨;《香港重機》更錄得高銷量,讀者有老有中有青有幼。常言書展是出版熱潮的觀測指標,且看這本《香港重機》如何彈起……
《香港重機》來自今年3 月IG(Instagram)一場繪畫運動March of Robots,由世界各地畫家自發參與,每日一畫。葉偉青第一晚,只花了一小時多;完成第一張後,一畫就一個月:「飯後睡前,休息時間畫一畫。」這位全職畫家說得輕鬆,身上卻有諸多工作,所謂「飯後睡前」的意思就是在工作以外的時間。工作,是為人做事;在sketch book 寫寫畫畫,才算是自己的創作。

葉偉青(黃志東攝)
葉偉青入行二十載, 曾為謝立文旗下《黃巴士》做freelance illustrator,主力畫故事;定本則由謝立文提供:「其實(雜誌)一啲都唔小朋友。」讀者如我,自是會心微笑——謝立文《屎撈人》就是被家長投訴屎尿太多,才故意唱反調;到《樣衰阿闊》時代,葉偉青說自己開始fade out,替童話經典畫封面。
「好記得幼稚園第一張畫嘅畫,老師要我哋畫白兔仔,我畫咗王小虎,好彩最後冇見家長,只係畀老師鬧咗一餐。」回家後告訴爸爸,爸爸說,老師覺得這是很暴力的東西,懷疑他年紀這麼小,到底平日是接觸什麼的,家庭背景又會是什麼。這個童年陰影面積有多大?咸豐年記憶竟然記到今日。
香港,就是由這類成見建構出一個保守社會——在正常家庭成長又怎會教出看港漫的孩子?漫畫怎會是有益的讀物?其時父親並沒有罰他什麼,就是覺得他很愛畫畫而已。在他「那年十八母校舞會站着如嘍囉」的年代,曾與同班同學競逐美術科成績TOP 1,只輸過一次。他的目標得一個:畫畫。當年全港只有兩間學校供修讀美術,理工或者「李惠利」。第一年會考英文未到C,第二年會考成績可升學,不久就收到理工的取錄通知,然後畢業,正式投身創意工業;到第二階段——fade out《黃巴士》後,轉投動畫與遊戲公司擔任美術總監。
談到如何平衡客戶需求與個人風格,以早前鐵路廣告模仿新海誠風格宣傳為例,他想起他以前的工作模式:「有時的確困難: 畫嘅人,明明唔係你自己(而是團隊下屬),你既要為美感把關,又要知道客戶要求。唔難估(那個例子),客戶係點樣拎住呢幾年流行嘅畫家同畫風,想嗰間公司點樣做。」這種溝通,客戶總會如數家珍,鋪出參考材料要美術跟足。當年有遇上類似的情况嗎?會影響「作品」的創意嗎?這多少也是他跳出來的原因——夠了,做夠了。
今天,他有為生計而接的工作,有為自己創作而畫的作品。

荷李活動作片《高凶浩劫》主角狄維莊遜(Dwayne Johnson)率領全體演員,包括莉芙金寶(Neve Campbell)、台灣昆凌、華裔演員文峰、新加坡演員黃經漢、一對小童星挪亞哥特利(Noah Cottrell)及麥克納羅拔絲(McKenna Roberts)、導演羅遜馬素費巴(Rawson Marshall Thurber)及兩名監製來港,展開為期3日宣傳活動,7月25日於酒店舉行記者會。昆凌(左起)、黃經漢、狄維莊遜、莉芙金寶及導演羅遜馬素費巴收到自己的肖像畫笑不攏嘴。

最近就接到《高凶浩劫》電影海報工作,客戶希望以他香港畫家的身分,為電影角色造型繪畫,並請他找來香港地標與風景,作為各個角色的海報背景。許久以前,電影海報都由人作畫,後來都用攝影。沒想到客戶想用繪畫來宣傳。遇上這種客戶,他既可發揮個人風格,又可滿足需求,是比較幸運的。至於《香港重機》在休息時畫的作品,得來的網民回應,是前所未有的:「人人搬屋(機械人)一出,專頁即刻多咗二千like。」

「人人組織完善,人人字號老;人人規模大,人人服務佳。搬屋、搬廠、搬寫字樓,請打電話……」這段話又是一代人的記憶。繪畫後,反應出乎意料,並吸引做玩具的朋友查詢:按機械人來設計並生產玩具,可行否?於是他們試着聯絡「人人」老闆,甚至真的試打電話三八八六八八三……輾轉間,終於聯絡上,獲授權生產,在書展連同新書推廣。
葉偉青與網民的互動,不止於「我畫、你睇」的美學交流:「有時佢哋會主動講,想我畫乜。」於是《香港重機》好些作品,都是與網民互動的成果。人人搬屋機械人出動後,人人尋找城市今昔「潛力圖」,把自己的記憶搬到網上,請求葉偉青畫一畫。
《香港重機》根據sketch book上的初稿,連同速寫用的畫筆scan 入電腦,然後用軟件上色。翻讀時,會發現好些與機械人無關的細節,與一般繪本不同。他認為自己是與熱愛香港的人一同做一件事,把自己熱愛的事物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呈現和欣賞,藉作品回憶昔日香港,甚至為機械人創作漫畫故事,不覺成為了創作意義。從試試畫畫到出版作品,網民like 得愈多,動力愈大。
從ACG(動畫、漫畫、遊戲)、書封面及插畫創作,葉偉青為他人作嫁衣;到《香港重機》,有與網民互動,有在書展創造館攤位逗留七八小時,與讀者直接見面、為讀者簽名,從城市觀察到人際溝通,葉偉青獲得的題材與點子,又將會以什麼方式呈現?「我希望可以為機械人畫漫畫。」他在不同專欄,都有寫他對漫畫的看法;看過《香港重機》,會發現有些設計精美的機械人頭特寫。以前,他會與朋友「夾故事」;今次他希望自己創作故事。至於漫畫幾時推出,「余老闆(余兒)今次落重本(精裝四色),希望佢早啲回本,然後傾下一本」。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8年7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