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冬娜:《想死無咁易》身不由己

瑞典電影《想死無咁易》在今年奧斯卡跟《爸不得妳快樂》、《十個拆彈的少年》等角逐最佳外語片獎,最終都敗在《伊朗式遷居》手下。其實《想》英文片名翻譯瑞典原作,簡單叫A Man Called Ove,一看就知叫Ove的男人才是主角。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電影開首的一場戲已交代Ove是哪種個性,他買花,有個女人站在旁邊準備付帳,Ove立即訓斥對方要排隊;其後收銀員告訴他一束花盛惠七十克朗,他反駁明明標價五十克朗,收銀員解釋那是一百克朗兩束的價錢,Ove說他只要一束花,為什麼不能付五十克朗?收銀員拒絕,Ove很憤怒,絮絮不休地控訴這種營商手法,再延伸到對社會的不滿,以為他還據理力爭下去嗎?鏡頭一轉,他拿着兩束花到亡妻墳前,再抱怨一回。

Ove年近六旬,被迫提早退休,他唯一的朋友,即妻子,因病離世。他曾是街坊會主席,訂下諸多規矩,禁車輛駛入社區,討厭別人胡亂放單車、貓狗沒規矩,Ove滿腔怒火,與鄰為敵,但故事發展下來,他執著,堅守原則,同時是個正直的人,當遇上熱情的新移民鄰居,Ove逐漸把溫柔一面顯露出來,觀眾慢慢知道這麻煩老頭,原來命途多舛,他自幼喪母,跟隨寡言的父親長大,卻在準備入大學時目睹父親意外身亡。對太太一見鍾情,但她也在懷孕時遭遇橫禍,下半身癱瘓,愛妻的Ove,為圓太太當教師的心願,學校卻以校內沒有殘疾人士設施而拒聘,Ove不斷向相關政府部門投訴,到最後一力建設無障礙通道。他平凡但也不凡,而喪妻之痛,慢慢消亡了他的生存意義。片中最黑色幽默的地方是,他企圖上吊、吸一氧化碳、跳軌、吞槍,都死不去,但當他重燃鬥志,卻安然地與亡妻再見。

想死很難,也容易,有時候總身不由己。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2日),原文題為〈想死無咁易〉,現題為評台編輯擬